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21 Sun 2006 12:34
  • 邀約

DSC_0360.jpg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屏東台24線山地部落阿禮國小操場旁的一株根節蘭(1992/10/25 黑白負片翻拍)
 
下班後妳已收拾整齊來到我桌前,大方的伸展著妳婀娜的腰身,我低著頭,忙著手邊的工作,眼睛的餘光不經意瞥見你雪白的肌膚。
 
白皙的油桐花在我眼前瞬間飄過~
 
妳總在最後一刻才故意擾亂我一天的平靜,我痴痴看著妳的背影離開,然後留下空蕩蕩的辦公室,和妳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揮別白日塵囂 ,我看著辦公室裡空著的座位,如同墓園中一座座冰冷的墓碑,此刻,我將頭輕靠在椅背上,仰望著天花板,想著妳,心情溶化在這無人的空間裡,讓夜隨意擺佈這空蕩的心情。
 
妳是否也期待著夜晚的來臨呢?
 
我想邀約妳,但總是羞怯,趁著這四下無人的夜晚,我把這張小小的邀約,埋藏在妳桌腳下,我相信,它會長出嫩嫩的芽 ,開出美美的花,而妳會在花開之時,投我一個神秘的微笑。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之影.jpg 
圖片: 風之影西班牙原文封面
文字: William Wang
 
如果,每一本小說在人們心中都有一個概略而模糊的建築輪廓,那麼我會用巴塞隆納的「聖家堂」來比喻「風之影」這本書。對我來說這本書是充滿魔幻與想像力的巨大建築,裡面由螺旋、錐形、雙曲線等各種變化組合而成。詭譎的人影飄忽在建築物的黑暗角落裡,天堂與地獄彷彿同時在我眼前開啟。
 
故事由「遺忘書之墓」開始,因為作者對情節及氣氛的描述十分擅長,所以一開始閱讀,就如同一架隱藏攝影機,緊緊尾随在11歲男主角達尼和他父親身後,一同穿梭在馬德里的巷弄中。隨著「蘭巴拉大道」的街燈在我們身後完全消失,達尼和他父親終於在一扇老舊而變黑的雕花木門前停下了腳步。那是一棟,看起來廢棄已久的皇宮,要不就是充斥著回音和陰影的博物館。
 
開門的人是一個長相如猛禽般的男人,他有著一頭濃密的白髮,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表情令人難以捉摸。當他小心的環視了門外的黑暗之處後,才請達尼父子快速進入門內。
 
進屋後,隱約可以看見一排大理石階,長廊上掛滿了以天使和傳奇人物為主題的油畫。走過長廊,來到一個圓型的大廳,一束光從穹頂的玻璃天窗穿透進來,昏暗中仍然可見大教堂的氣派。迷宮般的長廊,堆滿書籍的書架,從地面一直延伸到尖頂,彷彿一座隧道、樓梯、平台和橋樑交纏迴繞的蜂巢,建構成一座幾合構造、圖書館的龐大,讓人難以想像。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kite-runner.jpg 
圖片: The Kite Runner 書籍封面
文字: William Wang
 
我住在一排排的公寓陋巷的深處,巷子口有一家冰果店,過了冰果店之後,巷子一路岔到山腳下,因衢巷的盡頭沒有通道,所以平日是少了點人氣。白天鮮少有車輛進入,到了晚上11點過後,路口那盞孤燈,眨了幾下,突然就熄滅了。沒有月色的夜裡,走在這樣的陋巷中,總令人心裡發毛,暗巷深處似乎有著一股幽冥的力量,正蠢蠢欲動著。
 
深夜,對講機鈴聲大作,風雲變色的夜晚,猜不透訪者何人,我正愁蹙著該如何裝聾作啞,但粗重的腳步聲已由遠至近漸漸攀爬上來。我躡手躡腳從書房來到前門,吸了口氣,霍然把門打開,黑暗的樓梯間裡,有一雙琥珀色發亮的眼晴和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再仔細一看,那不是"阿西"嗎?頭上戴還著一頂白色安全帽。我差點認不出他來。看我開門,他露出一臉靦腆的笑容,喘噓噓的說:「對不起、這麼晚跑來,還沒睡吧?有沒有吵到你呀?」
 
阿西手上拿了一個微微隴起的誠品紙袋,露出一臉詭異的笑容說:「這麼晚,只是來送一本書給你的。」他把書遞過門縫來,「今天在公司,剛好聽到廣播節目介紹『追風箏的孩子』這本書,聽完後非常感動。下之班後,我就和小奇跑去誠品逛逛,付帳時,剛好看到擺在一旁的平裝本The Kite Runner 英文版,想到你之前送過她一本『Red Dust』英文小說,她知道你喜歡讀原文,於是就順手帶了一本,出誠品後,我心想時間已晚,深怕你睡了,就一路狂飆過來,途中見到紅燈都沒停。」
 
「好書應該和好朋友一起分享。不是嗎?」阿西做了個道別的手勢後,一溜煙的跑了下樓。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