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olver 
圖片: 玩美女人電影劇照中女主角蕾木妲(潘妮洛普飾)在餐廳前演唱這首蕩氣回腸的 Volver
文字: William Wang
 
自從Volver在去年金馬國際影展中造成一票難求並獲選觀眾最喜愛電影後,格子上有太多文章評論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這部坎城影展六影后‧最佳劇本雙料大獎的影片玩美女人(Volver)。
 
看玩本片後,對 Volver這首歌情有獨鍾,不敢班門弄斧,小挑一段來和劇院朋友們分享一下,相信你們會喜歡這首歌的。
 
阿莫多瓦的電影中總有令人無法忘懷的一曲,在電影散場後,這旋律彷彿就悄悄的留駐在腦海之中,雖然影像已消失,但歌曲卻無法飄散,直到有一天,它又神不知鬼不覺的爬了出來,喚醒了那天午夜電影裡,一切的記憶。
 
還記得電影悄悄告訴她(Talk to her ) 嗎?仲夏夜,一群朋友圍在赭黃色西班牙建築門廊前,聽著男哥手卡耶塔諾.費洛索( Caetano Veloso) 在大提琴、木吉他和貝斯的伴奏聲中輕唱鴿子歌( Cucurrucucu Paloma )。
 
看完電影後,內心對電影音樂的渴望,驅使我相信藉著找尋這首歌曲,我亦可以再次拾得曲中那份難以觸摸的寂寞和淒涼。有一天在誠品閒逛時,買下了它。接下來的日子,夜深了,空蕩的房中,CD裡傳來陣陣氣若游絲的歌曲聲,我空曠的內心吞噬了寂寞之後,感到內在世界的一種純然享受。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 love you 
圖片: NANA一色電影劇照


這兩天看過NANA後,對那個酷到不行的中島美嘉情有獨鍾,一口氣買了NANA 電影原聲帶 "一色"和"愛的諾言"兩張新專集,好吧!來聽看看唄!!

I Love You -- 中島美嘉(愛的諾言專輯)

I love you 今だけは悲しい歌聞きたくないよ
I love you 逃れ逃れ   迪り着いたこの部屋
何もかも許された恋じゃないから
二人はまるで 捨て猫みたい
この部屋は落葉に埋もれた空き箱みたい
だからおまえは子猫の様な泣き声で
もしむベッドの上で 優しさを気持ちより
きつく躯 抱きしめあえぼ
それからまた二人は目を閉じるよ
悲しい歌に愛がしらけてしまわぬ様に
 
I love you 若すぎる二人の愛には触れ秘密がある
I love you 今の暮らしの中では 迪り着けない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在之石 
攝影& 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信義區姆指山古道 (2006/12/30)
 
濕潤的泥土夾著青草的芳香,太陽灑落一地的金黃。今天早晨的風是清脆的,陽光也是清脆的。
 
清早出門,在人跡罕至的山徑上,步履於姆指山東稜一線。古道,由土黃色砂岩砌成的石階,透露著歷史的痕跡,大小不一的石塊,如同河中撈起的石子,每塊都有著屬於自已的曲線和顏色。石階與石階相接壤的縫隙,包覆著脆綠的青苔,只露出腳掌大小的空隙供旅人置足。
 
石階久經步履,如石硯歷經琢磨般,露出一灣淺淺漥陷。那優雅的弧線,不是來自天地造物的鬼斧神工,而是時空推移後,留下的精雕細鏤。朵朵併排的石階,如對對恩愛的夫妻;也有的三五成群,聚成一小平台,像極了秋天稻田裡龜裂的泥塊。
 
林間45度角射入的光束,伴著山谷的氤氳之氣,在小徑間偏然起舞,更增添了不少山裡的空靈與神秘。
 
在山頂,找了一方空地,撿了顆平緩的大石坐下。看著腳下的都市被晨霧所籠罩,都市的輪廓,像被粉撲拍打過後般的模糊,101大樓也像是長了霉的蓮霧,毛茸茸的一片。
 
山頂的朝陽依舊清爽,坐在青剛櫟樹下,圈圈點點的陽光,照在書寫的筆記本上,筆尖和筆尖的影子,呈現45度觸碰,在紙上留下心情的印記。放眼望去,山崖上早開的山櫻,己長滿一顆顆豐碩的果實。陽光照射在果實上,晶瑩剔透,閃閃發光。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恩澤似海 
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民國63年母親39歲攝於台北市政府新聞處(黑白負片翻拍)


除夕前一天,正在大賣場內搶購年菜,突然接到父親來電通知,母親居住的養老院希望我趕過去一趟。接到電話的我,匆匆趕往櫃台結帳,但無奈那天人潮擁擠,過不到十五分鐘,手機再度響起,電話的彼端聲音有些急促,依悉可辦認的出,是養老院執班人員陳先生的聲音。
 
「王先生嗎?你不行馬上來院一趟嗎?你母親摔倒了!」
 
電話裡陳先生的語氣多少帶點抱怨,一時間,令我心中感到些許無奈和委屈,但隨即心想,也許年邁的父親拖延了通知的時間,況且陳先生在養老院工作很多年,一定見過太多子女的迨慢,任憑老父母獨居養老院中不聞不問,最後連家人都沒有見上一面,就撒手人寰。一旦院裡老人發生事情,卻等不到家人來到時,他下意識對這樣的子女感到不滿和怨憤,不經意就在言語中流露了出來。
 
母親,是我背負不起又放不下的重擔。她曾是我這一生最愛和最恨的人。直到幾年前,朋友介紹我去上自我探索的課程,我才慢慢了解。原來我和她的個性,幾乎一模一樣。探索出這樣的結果,我有些啼笑皆非。上完課的那晚,我打電話到養老院,告訴她,我很愛她,真的很愛她。說出心裡的話,我哭了,自從十五歲唸高中住校以來,就變的很堅強獨立,長久以來,也隱藏了對家人情感的依賴。電話那頭的她,聽到我的哭聲,卻很平靜,只是淡淡的說:「你長大了,懂事了。這些年,我得了帕金森這個病,吃藥吃的人都傻了。也不太會說話,你要替我多照顧你爸。」

說完,她不記得說再見,就掛斷了電話。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