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漫遊偶拾 
攝影& 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 南橫公路摩天旗杆上的金面鷲(2006/09/30)


台灣自然作家劉克襄,在「安靜的游蕩」一書自序中寫到「星期二的早上,留給自己,背著各種相機和畫本;先穿梭在市區的人群中;然後逐漸遠離.....再蹣跚地回來。約莫走了三、四年後,一個心靈和體力錘鍊的場域逐漸形成,我也像中了毒癮般,唯有仰仗這樣的進入,方能釋放自己。」
 
我因人生際遇,離開職場,在家專心做個浪盪子。經常在全世界人最忙碌的大白天,悠閒的晃盪於這個都市之中。雖不能像劉克襄般寫出如此深刻的文字,但讀到這段心境的描述,卻能完全體會那所謂「毒癮」的威力。
 
這種彷彿背包客般的城市漫遊,卻在自我原鄉的城市和鄉間晃盪,純然擁抱自由的靈魂,不用花錢,不用遠走。那是無法以,找個Villa,渡個小假,來比擬的心靈之旅。
 
這樣的晃盪,閒散的不得了。卻也感受到時間無比的珍貴。一句老話,時間就是金錢。的確,選擇金錢就無法選擇時間。
 
早晨上班的人車匆忙而過,我無所事事的呆坐在101大樓前的小公園,與冬日的太陽邂逅。對人來人往的周遭,已無心再觀察,心中亦無不耐。或許,心無掛礙。才能得到這種隨遇而安的輕鬆。
 
濛濛晨光裡,遠方黛綠色的山影,如巨人矗立前方。多年來,我從巨人腳下匆匆而過,不曾抬頭,不曾駐足,完全無視周遭景物,只顧活在自我建構的城堡之中。如今,輕鬆在此看山,體驗一天中,不同時光之下,山影的變化。我和這個世界間,因為「停下來」,因為「相望」而產生了連結與情感。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4 Sun 2007 12:21
  • 夜路

夜路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內湖大崙頭山頂望台北盆地 (2007/11/03)


 
黑夜裡,戴上頭燈,在大崙尾山稜的小徑,獨自走上四公里的山路,返回故宮開車,這是一次全新的體驗。
 
人類發明了火之後,雖然在黑暗中找到了一絲的安全感。但卻也加深了對黑暗的恐懼。黑暗成為死亡與未知的代名詞;在黑暗中沒有安全感本來是動物的本能。但人類幾乎不經思索。就對黑夜莫名的恐懼了起來。
 
陰雨的日子,登上大崙頭山頂。涼亭內的溫度計顯示為11℃。瑟縮在牆角旁的時鐘,秒針跳得有些吃力。天色已近向晚。藍灰色的暮靄中,眺望天邊遠山的朦朧,猶如潑墨,傾瀉般的倒在淡藍色天幕之上。
 
我感激老天所犒賞的景色,不管陰晴圓缺,祂總在我身邊,和我分享每一次上山的心情。
 
離開山頂,已過5點,初冬,夜總靜悄悄覆蓋白畫,不留一絲雲彩。天空瞬間暗了下來,前方階梯已被黑暗吞噬。隔著樹林縫隙,遠眺台北城內,氤氳的濕氣,渲染著闌珊燈火,層層疊疊的化開,彷彿天上人間。
 
夙夜裡,踽踽獨行於大崙頭與大崙尾山徑上。我心清澈如水。冬夜,萬籟俱寂。沒了蟲鳴鳥叫,只剩下蕭瑟的風,刮著樹梢,今夜風聲,聽來格外清冷。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