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露天風呂
文字 & 攝影 : William Wang
地點 : 淡水漁人碼頭(2008/05/22)


和母親一同在公園運動的老太婆們都不見了,母親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小公園裡,意興闌珊的拉著繩索,腳下採著踏步機。她瘦弱的身子對照於空蕩的公園和碩大的老人遊樂設施,顯得很不協調。她逢人就探聽那群和她平日一起在公園閒聊的老太婆們上那去了?

晚上吃晚飯時,她拿出一份聯合報週日附加的小報,內容和溫泉有關。她說,對面的許太太,之前不良於行,出入都開他兒子為他買的電動車。最近一早就和公園那群老太婆們去礁溪洗溫泉。如今已是行動自如,不用再開電動車了。

她說話的語氣很溫和,但我心中有數,老人和小孩是一樣的,他們用言語試探監護人的意願。只是小孩喜歡誇大炫耀,深怕大人不信,而老人,多半用一種較低的姿態,博取子女的同情和信任。

我問她,那些七老八十的阿婆怎麼去宜蘭,她說,信義路上有一班首督客運,直達礁溪火車站,老人票來回只要90元。浴資50元,早上七點出發,泡完湯九點就可回到台北的家。這可神奇了,沒想到這年頭,老太婆們都很有辦法,趁著子女上班,結伴出遊,她們自有一套她們的社交方式。我聽她認真的說著,臉上的表情,就如同當年我唸國小時,有一天告訴她,我和鄰居小友一同騎車去基隆八斗子漁港,她當時很驚訝。只是如今,角色互換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追思王家大姑1
文字:William Wang
約民國 38 年,王家大姑29 歲與三位表哥開選、開羅、開勝合影於相館


這個世界,並不會以一種,我自以為恆常的定律運作。我不敢細問生死最後一瞬間的過程,電話那頭的表嫂已泣不成聲。最後只能問她,大姑走的時候是否痛苦,表嫂嗚咽的回答沒有,只是太突然了。我知道她話中"突然"的涵意。我們永遠都不知下一個"突然"會發生在何時。所以只能被動等待一個又一個的突如其來,和一個又一個的驚嘆。

電話中得知大姑過逝的消息,幾乎難以令我置信。和她最後一次碰面,僅僅三天之隔,在8月8日表姪女的婚禮上,她的法國孫女婿在致詞時,用生澀的中文說了一句謝謝,我在一旁偷偷看她,她笑的很開心。別離時,我信誓旦旦的告訴她,不久家中外藉看護工作上手後,即前往南部探視她,請她再等我一下。而如今,已是天人永隔。

我悵然掛上電話,如今,她帶著和這個家族相關的故事一起離開了人世。無論如何努力,她是不會再回來了。

父親過逝後,她還沒進入靈堂,見我一身黑衣站在門口相迎,她拉著我的手,哭倒在地。89歲的她,內心比任何人都傷痛。如今我己能理解,那種淪落異鄉而失去手足的悲痛,在流離失所的異鄉歲月中,他和父親倆姐弟,曾在生活及精神上相互扶持著,最後才走到了這一天。父親一走,她的身影變得孤單了。接下來的幾個月通話中,她變得消極。我答應她,處理好家裡的事就去看她,這個承諾,因為我的不經心,而成為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國父紀念館 
繪圖 & 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20080814  國父紀念館


寫生國父紀念館,是唸小學時的暑假作業,當時己快開學,才急著叫家人陪我來此寫生。全家一起在草地上寫生的景象,如今人是再也聚不齊了。公園的樹當時很小,廣場上放風箏的人倒很多。到了傍晚儀隊跑出來降旗,大家立正等待著那短短幾分鐘過後,再繼續動作。

曾經有一條鐵路,由四四兵工廠(今信義計畫區)行經國父紀念館的翠湖南側,經過今日華視公司後方之廢鐵道停車場,在市民大道處接上昔日縱貫線鐵路,如今鐵道已成了一大片停車場,看不出任何鐵道跡象。

長大後才知道,國父紀念館並不適合小朋友寫生,因其造型特殊,外加迴廊樑柱重疊,公園腹地不夠,景深過淺。對小朋友來說,很難觀察描繪。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剪髮の不景氣
文字& 攝影 : William Wang
地點 : 信義路公車上拍攝(2006/09/02)


多年以來,我都不曾更換過髮廊亦不曾更換過設計師,我是一個有品牌忠誠度的好客戶,景氣好壞,我都出手闊綽,過去商場上的經驗,只要女人多的場所,那兒的男人多半都很大方,給小費是男性紳士風度的表現。上酒店如此,上髮廊亦不曾例外。

基於十多年的交情,加上我久久才光臨一次。我甘願被宰的價格是,洗+剪一千;洗+燙+剪三千。櫃台收銀小姐,久了也都知道我的習慣。長久以來,美容院收銀小姐都沒有把找錢的動作做確實,只是虛晃一下,就收回去當做小費。如同你去一家小吃店,還來不及開口,老板已送上煮好的牛肉麵並配上小黃瓜,並討賞的對著你笑著。老板覺得他很了解你,你還能說什麼去破壞這美麗的誤會呢?

我的髮型,五、六年如一日的木村拓哉捲髮,但設計師硬說那是金城武的造型,由她的言談中,我知,她是金城武的粉絲。我投其所好的聊著金城武,並成為金城武的替身,只希望她手下的剪刀沒有閃失。我真的懷疑,是所有的五年級女生都這麼愛金城武嗎?還是所有的女生?當女人堅持談論她的偶像時,當男人堅持談論他的政黨時,你最好不要插嘴,或提出疑問,不然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WARD POST - WAR1
文字: William Wang
圖片:M. Ward Post - War 專輯封面


讀著北島的「智利筆記」時,我就不停的聆聽著這首 M.Ward 的歌曲 Post-War。

第一次是在同為五年級的格友"小愚"的格子中聽到,她寫了一篇名為「千山萬水」的網誌,描述她在法國唸書時,本有一次認識詩人北島的機會,但當時她20多歲,對詩人的錯覺是「窮困潦倒的讀書人」,因而拒絕了。

一邊讀著她寫著「北島」在「智利筆記」散文中片段的字句,一邊聽著這首歌。當時我就覺得M.Ward 的歌和北島的散文真的太搭了。後來還因此感性的發表留言。留言的最後,我寫道,

在失去回家的路後
記憶,交錯著現實流浪的異域
編織成一種渴望
當心中的渴望
落入這個世界最荒蕪的沙漠
北島寫的不是一個現實的景像
更多的是那心中無可救藥的失落和荒涼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立歷史博館 
繪圖 & 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20080807 國立歷史博物館


國立歷史博物館建於1955年,開館時,使用日治時期留下之舊木樓為會館,1973年興建為明清風格之中式建築,經多次增改建而有今日之規模。90年代後與國內外各知名博物館及美術館合辦各項展覽,頗受好評。其後方之植物園為美術教育寫生之最佳地點,亦為本人童年時寫生之場所。

2008.05.31~09.05 由於法國奧塞美術館整修,於是史博館借來田園派大師米勒的畫作。這是米勒第一次出借。由開展至08/12日,參觀人次已達40萬人次。我並於 08/07,08/09,08/13 三次前往觀賞,但前兩次都因人多而放棄。直到08/13最後一次才在夜間20:15分入場。

建築設計: 民國53年/永立建築師事務所;民國69年/利眾建築師事務所

20080807 實景寫生--Drawing Pad 160g 15 x 21 cm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