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766_IMG.jpg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義大利斐冷翠烏菲茲美術館前米開朗基羅雕塑作品大衛像(2000/03/08)正片翻拍


終於可以再去剪頭髮了,自從一月失敗的小呆瓜頭,足足留了四個月,才有足夠的長度再剪第二次。

人到中年,很難不驚覺外表明顯的改變,如果沒有一點中年的厚顏,那就只好永遠悼念逝去的髮線。隨著天氣暖化,髮線也如北極冰原般,悄悄往天頂的方向消融。然而,這種緩慢而不知不覺的版塊移動,是卑鄙的、是猥瑣的,擔心的不是一次徹底改頭換面,而是冰原最終殘留的形狀,是否符能合自己的期待。

設計師Lisa又不在,上次,她沒有注意我兩側已略高的髮線,僅為了製造空氣在髮中流動的效果,就胡亂在我頭上開了許多小洞,之後,我經由那幾個破洞,在鏡中窺見油亮的頭皮,很是礙眼,像穿著破了洞的褲子,露出底褲,如不小心掩飾,太陽下,肯定會泛出閃閃金光。

約半個月後,Lisa又打電話來關切,她問我自己整理頭髮時有沒有問題?我心想,褲子破了,還能換件不破的,頭髮剪了這幾個洞,可不是十天半個月能長得回來,只好無奈的表示一切尚可,還不急著再剪。

向田邦子「女兒的道歉信」第二篇,她對身邊的男性,有很棒的觀察,也是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原因,其中188頁寫她眼中的髮型設計師「宮崎定夫」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