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20100405 松智路大宅內落羽松發出嫩綠的葉芽


騎單車,經常意外碰到路旁突然冒出來為我加油打氣的熱心人。心頭總是溫暖,卻不知該如何回報,這種突如其來的熱情。我多半有所矜持的點頭微笑,以表達自己接收到這樣的關心。

有時角色互換,看著街上騎著單車,穿著鮮艷車衣的騎士,我也很想瘋狂的大喊兩聲,為他們加油喝采,但卻又始終開不了口,畢竟,當他悄悄遠離之後,我卻仍要站在路口,如同傻子般,接受著路人異樣的眼光。最終,我只好以目光相送,看著不知名騎士的背影在道路盡頭消失。

心思如我之人,總以為看見了些人生的真諦,但也總有些自己看不見也走不過的人生束縛。我思,何以一個不相識之人,如此為我喝采。莫非在我身上,有其嚮往而未能及之國境。也許是那份執著、是那身傲骨、是那幾許的自由和拓落不羈、或是那孑然一身的孤獨悲愴。

有一次騎車在北橫的路上,當時我內心蒼涼如荒漠,我相信,我病了,是那叫做憂鬱的病症又犯了。我真的好想找個不認識的路人擁抱一下。我後方騎來三輛機車,引擎聲在山谷間迴盪著,我估算著他們在我身後出現的時刻,放慢了速度,讓出道路。三個青年人,一人騎著一台車,經過我身旁時,突然大喊加油,差點沒把膽小的我嚇個半死,經過我身旁時,少年袖子抹過手肘之上,那握著油門的臂膀,刺著青面獠牙的圖案。

黝黑皮膚中,有一對深邃的大眼,黑白分明,紅潤的嘴唇中,一對門牙,潔白如貝。是個曾經誤入岐途的少年,但上帝眷顧他,讓他依舊擁有那顆純真的心。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Apr 03 Sat 2010 07:57
  • 有鬼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20100210 106縣道光明路入口隧道


老蓋仙夏元瑜曾答應過司馬中原,他死了後,如真有鬼魂,他就直接回來找司馬中原,讓他當面瞧瞧「鬼」長什麼樣子。

父親是我們家的老蓋仙,平時不太講真話,總是語帶幽默和詼諧。有一次,父子兩人在電視前看到這段對談,坐在一旁的父親說,如果真有鬼,我也想回來讓你們瞧瞧。我卻叫他別回來嚇我,兩人互開玩笑,調侃了幾句,彼此都很開心。

話說父親死後第七天真的回來了,不過就只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含糊的說聲謝謝,就不見了。這兩年來,家人一直不曾夢過父親出現。有一回母親睡夢中隱約感到父親不發一語站在床尾,但一張眼什麼都沒了。

母親因上下樓行動不便,兩個多月都沒有出門散步,漸漸大腿萎縮,下樓上樓,舉步維艱,到最後上下樓都要人背,我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一直想找個方法讓他住到一樓或有電梯的房子。但限於財力,除非搬到鄉下偏僻之處,但已在此住了38年的母親,說什麼都希望一直住在這,而我也考慮每月回診拿葯的方便性,遲遲做不出決定。

2010年1月10號,帶母親做完禮拜後,經過樓下巷子,看到仲介帶看鄰戶一樓,打聽之下,此屋主打算出售,但價錢開的甚高,實非我所能負擔,我出了一個付得起的價格,沒想到五日之後,就在母親生日的那一天,兩方磋商,各讓一步,最後簽約買下房子,雖然價格仍高,但對我來說,能就近照顧,實在已是老天的恩賜。

父親一生節儉,留下一點錢財,過逝之後,卻為我和母親帶來許多方便。當年他自己癌症未期,也曾想買間有電梯的房子,但為時已晚。對於散盡家產只圖他自己方便之事,他做不了決定,看了幾次房子後,就放棄了。最後,這些錢留了下來,他一天都沒享受到,進出都是擔架抬上抬下。

如今我擅自做主,花光他一生積蓄為母親買房,在此事上,內心有些愧疚。為了打造成無障礙的空間,將老房子傾斜的地板及牆面拉平,我又加貸許多錢,一夕之間,竟然把家中的積蓄變成了負債。就在裝潢開工前一天,擔心房貸太多,將來利率上揚成為生活壓力之際,父親終於如約出現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