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 信義公民會館外街友  2011/06/04


 

中年之後,華麗已褪色,也只能躲在命運的小天地裡,成天弄些小人們的玩藝,久而久之,邊幅不修外,膽子也小了,堅持也變得困難,只能任意的隨著命運擺佈。

張家瑜的新書「告別式從明天開始」老先生一文中她描述同住社區的一位獨居老人,出門時穿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一身淡駝色冬衣,她覺得那是一種耆老之年對自己皮相最後僅餘的堅持。老人令她回想起她已過逝的父親,因為她父親也是個體面的男人,身材適中,頭髮染得黑油油,堅拒踏著拖鞋、穿著汗衫出門。

我當時打算一個人過?也曾想過老年的問題,就隨便說,那讓自己像個體面的老頭,不一定要像Levis牛仔褲廣告上,老痞子般的酷帥。但總要是個乾乾淨淨,整整齊齊,談吐舉止,慢條斯理,溫文儒雅的老頭吧?

「有些在中年之後就放棄對自己外表負責並以一副毫不在意的爛泥形象出現在眾人之前的男人,就如同在一場馬拉松長跑宣佈棄權的選手,他們看著前頭努力跟衰老拉扯抗議的跑者,嘲弄著這是無意義的薛西弗斯的荒謬運動」(引用於告別式從明天開始-老先生)

讀完這段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我還不至如此,但似乎一直有往這個方向傾斜的趨勢。剪頭髮的時間越來越不固定,刮鬍子的頻率越來越低,古龍水幾年都沒用過了,衣服不太買了,帽子卻一頂頂的買,登山外套牛仔褲,代替了西裝外套和風衣。代步的交通工具從開車變成了騎淑女車.......

一開始還覺得這麼穿很輕鬆,後來連衣服都懶得天天換,於是就一個星期都穿著同一件外套和牛仔褲。總覺得不上班何必費心裝扮呢,但久了,還就真的會變成爛泥的形象。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