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台北光點庭院咖啡  2012/06/27




下午做皮革筆記本做累了就去找老朋友周a,最近我們常一塊去游泳,本來今天是我和他練習游泳的日子,但他說要幫阿西趕科博館變形金鋼展覽的圖片,只好讓我一個人去游泳。


要出門前,他說喝杯咖啡再走吧?他總是用咖啡把我留了下來,話匣子打開,周a拿出玻璃壼,點上自已手工打造的氣化爐,盯著水溫,專心煮著黃金曼特寧。我想了一下,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燕尾夾,於是想起一個自己都已經忘了的故事。


那是當年待在深圳工廠製做椅子的事,我問周a你知不知道Mark Nweson這個設計師。他說當然知道,我揚著嘴角說:我曾經幫 Mark Newson 做過椅子。他聽完了兩眼發亮,不可置信,立刻專心了起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年輕時待的工廠是知名戸外傢俱廠,老板當年生意做得最大的時候,找上名設計師Mark Newson,請他設計一張戶外摺疊椅,他飛來台灣看了看公司,又飛去深圳工廠看了廠房。後來就一直待在觀瀾的高爾夫球飯店裡。


回國前,他丟了兩張圖紙,畫了一張椅腳像燕尾夾般的椅子,兩隻椅腳除一體成形之外,轉角處還多個半圖的弧形。廠裡設備無法生產這樣的椅腳,大家都搖頭不知該如何時,我卻說,設計師不可能被生產工具限制住,他是大師,只有我們來配合他來完成草圖中的樣子,不可能他配合我們改設計,不然就不是他的作品了,對吧?話才說完,我這個到廠一年的菜鳥,就被眾人推舉為Mark Nweson椅打樣的專案經理了。


故事很長,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說了許多過程中發生的小插曲,他聽得起勁,手下水滾著,咖啡在沸水中懸浮著,濃郁的香氣漂散出來,他精神更振奮了,期待著想知道最後椅子做出來沒。


工廠上上下下,歷經千辛萬苦最後終於完成了他的作品,幾乎一將功成萬骨枯,當然有些小修改,但已是大師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