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 : 20140319 市府轉運站後方 15 x 15 cm 模造寫字本

在國父紀念館繞了一圈,沒有可以靜下心之處,於是又躲到市府轉運站後方。

位於三棟摩天大樓夾縫間,非亭午夜分不見天日,偷閒之人,群聚在此打盹、發呆、抽煙、聊天、玩手機...

兩排台灣櫸發了嫩葉,黝黑筆直的枝幹,像被風吹翻的傘,傘骨朝著天空開了花,我就惦著此景而來。想到先前落光葉的枝,想瞧瞧現下是否發了一樹新綠。

覓了路邊行道旁小小一方,速寫此景,想起詩人周夢蝶。在騎樓下擺書攤為生,一邊享受著陽光,一邊讀書,一邊寫詩。人生有個一兩方小天地,暢快做些喜愛之事,足矣~

三月驚蟄後,內心就騷動著,免不了些許惆悵,陽光裡摻著水份,好黏膩啊,令人頗為心煩。

周夢蝶在「風耳樓墜簡」一書「致梁秀實」一文寫到,

「十二年前我的朋友K,衝著幾分酒意,結結巴巴的衝著我問:你你你你為什麼不出家?弱不禁風貧無立錐的你,一片樹葉落下都怕打在頭上的你,為什麼還不走?是長安市上的香塵,薰瞎了你的眼睛?還是你相信:『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

十二年前 K說這話時,我聽是聽了,卻並沒怎樣把它往心上擺。是閣下今天你信裡「忠於藝術和生活」這句話連帶引起的。究其實,這一切一對於我,只有八個字:「癡病難醫;癡病難醫」而已。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