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 : 20140502 台北市溫州公園旁森氏紅淡比 18 x 39 cm 法國Canson水彩紙+鋼筆淡彩


 

順著芳蘭路往公館方向,右手邊總會經一間牛肉麵店,門外停著計程車,窄窄的店面像似馬路拓寬後給削去了半間。陣陣滷牛肉飄香撲鼻而至,令人垂涎,駐車於道旁,車才剛停,黑衣大嬸笑臉盈盈的招呼著,問我想吃點什麼。

熟悉的感覺,記得在眷村小麵店氛圍通常如此,金華街上金華麵店還沒搬家時,也是如此,門外停滿了計程車;80年代四四南村松勤路上的小凱悅,同樣門庭若市,計程車排成一排。大媽招呼著客人,管你是計程車司機還是販夫走卒亦或附近鄰居,靠著就那一點點的親切,把出外人當家人般收攬。

看過白先勇台北人裡寫的花橋榮記嗎?那賣米粉的黃天榮孫女妹仔是如何對待那些寅吃卯糧的小公務員,一個個的荷包都是乾癟癟的,但也全靠這批窮顧客的幫襯,才把這片店面撐起來。他對小老鄉盧先生特別關心,還做媒要將先生的姪女秀華介紹給他。

吃完麵後,我在溫州公園旁畫了森式紅淡比,據說是日本人敬神之樹,由中土伴隨著佛教傳到日本,後來又由日本傳回台灣。葉子看起來和榕樹沒有大差別,但樹形不是榕樹的傘狀,而是燭焰狀。

上星期來畫過的加羅林魚木花已謝了大半,樹的大小也好似縮了水般。我說,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