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繪畫: William Wang
20101010 台北市中正區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排練場 (淡彩實景寫生)  160g 15 x 21 cm  單色淡彩


夏天結束的時候,台灣灤樹蒴果紅的很囂張,秋風一吹,錯綜複雜的軟枝,隨風搖曳,想要描繪那特殊的樹影,就得用細筆勾著畫,右邊的枝子畫起來順手,但左邊就難一點。徐志摩的《西湖記》:數大便是美,想看台北市最「數大」的台灣灤樹群,那得開車由基隆路高架道路,下敦化南路閘道口,一進入敦化南路,立時就能見到。 

我本來想去看看灤樹,但腳踏車沿著基隆路,不知不覺就騎到了福和橋頭,於是就在汀州路上「維綸麵館」吃起了小米粥、牛肉餡餅和蔥油餅,另外拿了幾盤小菜,樂哉樂哉,真是吃得不亦樂乎。那店鹹味下得不重,吃多了也不覺膩。店裡假日平日生意都很好,但點菜的、跑堂的,沒有一人有好臉色。

有時,自尊和美食,熟輕熟重?真是天人交戰,考驗著人們的情感和理智。凡是生意好的小攤小肆,幾乎都沒好服務,全世界皆如此,就算有,那也是鳳毛麟角。反正,我就是臉皮厚一點,一邊陪著不是,一邊慢慢點,不把那張店員的臭臉往眼底放。鄰桌一個客人,只問了一個問題,點菜先生就一臉不悅,客人也火大了,就大聲咆哮,「難道不會點菜連問都不行了嗎?」真是說得好,也算替我剛才點菜慢,被人白眼出了一口氣,俗話說,「銅盆撞了鐵掃帚,惡人自有惡人磨」。

吃完麵,準備回家,麵館斜對面,寶藏巖藝術共生聚落的牌子掛在巷子口,之前來此,只知道裡面有一個停車場,但卻不知停車場後還有一個寶藏巖藝術共生聚落,最近經常在河濱公園騎車,看到那裡一直在施工,今日時間尚早,就隨便往裡面探探。正巧碰上一位小姐,帶著遊客們導覽解說,聽了她的說明,我才知道這裡前幾天才剛開放,已成為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還有五位駐村的藝術家。我就跟著她後面,隨便走隨便聽。


汀州路3段230巷通往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小路

她帶著我們在這小山城裡上上下下的亂轉,十分有趣,她說,我們所參觀的寶藏巖藝術共生於聚落,是過去外省老兵及一些城鄉移民的違建所改造,共分為「寶藏家園」、「國際青年會所」及「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三大區塊。但藝術村外的「寶藏巖」,(漳泉一帶的人稱山壁凹處的佛寺為「巖」),才是此區得名之由來,卻是一間供奉觀音的寺廟,可追溯到清朝康熙年間,也是台北最古老的佛寺之一。

寶藏巖位居台北盆地南方的制高點,緊臨新店溪河灣行水區,可控制新店溪及台北盆地南面。日治時代即為軍事陣地,有機槍堡及彈藥庫和防空洞,日本人走了後,台北北區司令部接收了原軍事設施。1960年,兩岸軍事和緩,首批違建約十戶平房,均為單純尋找住所的榮民老兵或其家屬,由緊臨寶藏巖觀音亭旁的山坡開始建造,為寶藏巖聚落形成之濫觴。1970年北北區司令部遷走後,違建數目加速成長,至1980年時,已有4公傾二百戶之多。但因居住者為弱勢階層,收入不高,房屋建材為河床邊卵石及木材所搭建,因此經常早上被拆,晚上又搭建了回來,聚落也因此維持著60至80年間的違建樣貌。


寶藏巖歷史斷面的原違建住宅,經整建後的新樣貌

寳藏巖特殊的歷史背景和樣貌,吸引了拍片者前來取景,較著名有候孝賢的「南國再見,南國」,中影公司投資的電影「小雨之歌」、徐小明的「少年耶,安啦!」,另還有一些公視的影片,而導覽解說員說她一時背不出這些公視影片的片名。

2006年,《紐約時報》將該聚落納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點之一,與全世界最高樓,台北101大樓齊名。也有許多人說,此處為「台北的調景嶺」、或台北「小九份」。

會稱為「台北調景嶺」不外乎都是外省老兵,住的環境及地形和「香港調景嶺」十分相同,且戰敗的國軍移民背景亦相同,再來最有趣的畫面是,十月十日國慶日那天,住民們都不忘了在門口插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

而「小九份」之稱的由來,則是因為那些上上下下的階梯。但我更覺得有點像宮崎峻卡通中的「天空之城」。

1980年,李登輝當市長時代,偶然經過,發現台北竟有這麼醜的地方。於是就叫來幕僚,研擬將此處規劃為297號公園預定地。至1993年,黃大州市長,公告拆遷公園預定地內的房舍起,寶藏巖聚落進入14年陳情及抗爭的歲月,直到2010年10月,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才完成。


「寶藏家園」為藝術村完工後再遷回來的原住戶

村中的「寶藏家園」為藝術村完工後再遷回來的原住戶,現有21戶,他們的家門會掛上牌子,告知外人非展演空間請勿進入,導覽小姐請我們務必尊重寶藏家園的住戶,不要打擾他們。

我們在聽導覽解說時,也不時和他們有所互動。其中一位莊小姐,是老鄰長的媳婦,她的婆婆已經91歲,她家前的瓜棚是社區居民每次聚會及看露天電影的地方,老婆婆以前很喜歡做炒米粉招待大家;另有一位八十多歲的吳伯伯,當我們在參觀寶藏巖歷史斷面時,他跑出來和大家揮手打招呼,他家就位於斷面上中間的那一戶,而他也成為公共藝術作品中的一部份。

據導覽小姐說,每次老伯伯都很熱心參家藝術村所辦的活動,即便是那種很前衛噪音很大的音樂活動,他也都會來參加。


十字廣場前「微型群聚」,藝術家的工作室

我們一行人,之後來到十字廣場展演空間,此處原有舊房舍已倒塌,於是就利用倒塌房舍的形狀,規劃出十字廣場的展演空間。介紹完廣場上王志仁的藝術作品「少一根筋」後,她爬上階梯,打開了一扇小門(51弄5號),帶著我們鑽進一條小小的通道,在此我必須低頭行走,裡面有一小間金工工作室(南投工藝所呂雪芬的工作室,只有六日開放),階梯繼續向上,轉了個九十度的彎,出現一間更大的工作室,再往上,又有一扇門,出了這門後。我們已站在寶藏巖最高處的山頂上(31弄4-8號2F),台北盆地南面,新店烏來群山及新店溪河岸風光盡收眼底。

她說剛剛走過的這一區就是三大區塊中藝術村的「微型群聚」,藝術家可提出自己的創作計畫及對藝術村的回饋計畫,一旦通過甄選,即可免費進駐3-6個月,還有一種機制是「駐村工作室」一樣要經過提案,但可進駐1年,卻要另付租金。主要目的是成為一個國際藝術交流平台,有國外特展來台時,即可安排國外藝術家拜訪本地的工作室,增加曝光及展演的機會,創造藝術群聚效應。

平日藝術家們並不開放他們的工作室,只有特定展期,他們會一起開放。她並預告,下一次大開放的時間是十一月27.28,所以剛才我們因為跟著她的導覽,已有幸穿越了藝術家工作室的秘密通道。 

20101009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十字藝廊前小路 (速寫手稿) 160g 15 x 21 cm

導覽結束後,我速寫了那條村中的主要道路,特有的上下坡路,考驗著速寫「地平線」和「視平線」高度落差變化的觀察力。這種多層次空間,每一棟樓都不在同一平面和消點上,畫起來很具挑戰性,一般在台北街頭,並不易碰到這樣的風景。我多次想前往九份速寫,也是為了這樣的空間感,而這種義大利山城特有的景觀,不用出國,一樣能享受描繪和構圖的樂趣。

我由外向內畫,先完成我所期盼畫面兩側建築的大小比例後,再往中間收攏,以免先畫了中間,畫到兩側時,兩側前景過少,或是左右前景比例不一致,無法形成視覺集中或聚焦坡道盡頭遠景的效果。速寫後,線條雖有些零亂,但本來速寫所重視的部份,即不在線條的細膩,我對速寫後的結果,其實是滿意的。

然而回家上色時,卻失敗了,因為久不畫畫,對透明水彩的濃淡的拿捏有些失控,本來構想好將彩度較高的顏色放在遠景中央處,卻因過度去描繪排水管、瓦片及門窗的細節而導致失焦。其實遠景中,這此細節不用色彩描繪,反而更能突顯主題色塊的聚焦性。由空氣遠近法來看,遠處的細節也當被忽略,這樣所產生的空間距離感會更好。 

20101009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十字藝廊前小路 (淡彩實景寫生)  160g 15 x 21 cm  淡彩

因著前一晚上色失敗,隔日,就又騎著腳踏車前去拜訪。這次我選定了十字廣場上的山城排練場為主題,這是一個沒有景深的主題,比較不是我過去選景的喜好。但我已在心中預想完成的樣貌。

寶藏巖雖有特色卻不美,他不像國外的山城有著誘人的大地色調、中古世紀的教堂和露天咖啡酒吧等,寶藏巖是由一堆水泥牆、鐵皮屋及鐵窗堆砌的產物,他曾經是個大違建,並曾一再上演拆除及抗爭的戲碼,如今抗爭已落幕,但藝術村的硬體設備架構,仍在當年的違建舊有基礎上,只是做了些公共空間規畫,並將部份牆壁及房舍翻修,使景觀較為一致而已。

我覺得與其像昨日,以淡彩浪漫主義的手法,美化或粉飾了這裡原本的故事,不如同樣用淡彩,但以少數顏色搭配此村最大背景色「水泥牆色」,來表現這裡特殊的人文和歷史背景。

選定山城排練場這主題,一方面其背後左方為寶藏巖靈骨塔(寶藏巖聚落的中心其實是一個靈骨塔),右方為十字藝廊,靈骨塔為灰色的洗石子,山城排練場為原本的舊水泥牆,而左方十字藝廊及右方的微形聚落都是新砌的水泥牆。在沒有景深的主題上,產生不同新舊的顏色變化。山城排練場的木門和十字藝廊上方木造山牆的「黃褐色」,是這空間中唯一的顏色,另外則是十字藝廊屋頂的深黑色油毛氈。

我本有意表現一點色彩來吸引視覺上的焦點,但後來畫了一個人,已使冰冷的畫面溫暖了許多,並已成為畫面中視覺焦點,這次就不敢畫蛇添足的加上許多顏色了(雖然我很想把那人的書包畫上紅色)。 為了配合人物不上色,就更不可能將原本代表藝術村門窗的「黃褐色」畫出來了。

第二幅單色淡彩完成後,我很高興,因為完全是我所要的效果。於是我心中有個聲音告訴我,哪怕我只有一點天賦,不管是繪畫、音樂、文字或是運動,我實在都不該浪費上帝給我的禮物,這些表現都不是來自於我自身的榮耀,而是造物主的大能,我應竭盡心力的用這天賦來頌讚祂的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ywan 的頭像
willywan

威廉劇院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