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台北光點庭院咖啡  2012/06/27




下午做皮革筆記本做累了就去找老朋友周a,最近我們常一塊去游泳,本來今天是我和他練習游泳的日子,但他說要幫阿西趕科博館變形金鋼展覽的圖片,只好讓我一個人去游泳。


要出門前,他說喝杯咖啡再走吧?他總是用咖啡把我留了下來,話匣子打開,周a拿出玻璃壼,點上自已手工打造的氣化爐,盯著水溫,專心煮著黃金曼特寧。我想了一下,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燕尾夾,於是想起一個自己都已經忘了的故事。


那是當年待在深圳工廠製做椅子的事,我問周a你知不知道Mark Nweson這個設計師。他說當然知道,我揚著嘴角說:我曾經幫 Mark Newson 做過椅子。他聽完了兩眼發亮,不可置信,立刻專心了起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年輕時待的工廠是知名戸外傢俱廠,老板當年生意做得最大的時候,找上名設計師Mark Newson,請他設計一張戶外摺疊椅,他飛來台灣看了看公司,又飛去深圳工廠看了廠房。後來就一直待在觀瀾的高爾夫球飯店裡。


回國前,他丟了兩張圖紙,畫了一張椅腳像燕尾夾般的椅子,兩隻椅腳除一體成形之外,轉角處還多個半圖的弧形。廠裡設備無法生產這樣的椅腳,大家都搖頭不知該如何時,我卻說,設計師不可能被生產工具限制住,他是大師,只有我們來配合他來完成草圖中的樣子,不可能他配合我們改設計,不然就不是他的作品了,對吧?話才說完,我這個到廠一年的菜鳥,就被眾人推舉為Mark Nweson椅打樣的專案經理了。


故事很長,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說了許多過程中發生的小插曲,他聽得起勁,手下水滾著,咖啡在沸水中懸浮著,濃郁的香氣漂散出來,他精神更振奮了,期待著想知道最後椅子做出來沒。


工廠上上下下,歷經千辛萬苦最後終於完成了他的作品,幾乎一將功成萬骨枯,當然有些小修改,但已是大師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椅子打成了樣,請Mark Newson簽了吊牌,在展示間找了最顯眼的位置貢著,卻乏人問津,所有客戶都不買,他們說我們只是個大賣場,用不著什麼設計師名貴的椅子。我們要的是3.99或5.99美金一張的椅子。只有K-mart的採購動了些手腳,改了大師的設計,就成了Kmart配合設計師瑪莎旗下的產品,但卻也賣得不好,一部份庫存還慘遭退貨。


設計師的椅子一張都沒賣掉,工人們開玩笑叫我「馬克威廉」,我心中覺得失落,主要是對不起那些仗義挺我的車間弟兄,當初拍胸保證大賣,逼著他們和我加班熬夜,如今卻一張也沒賣成。但老板反倒不失望,成天還是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因為和設計師談好的條件是抽權利金,沒賣出也只貼了打樣開模的錢,但Mark Newson和本廠配合的消息,卻在業內盛傳開來,引得不少國外大賣場買家的注意,十足成了個話題。


周a好奇的問我工廠現在呢?我說倒了。他又不可置信一陣錯愕。


我問他有沒有看過「非誠勿擾」電影中那猜拳的塑膠桶?他說有,我說專利就是那麼一回事,他可能只是個夢,幻想有一天人人都會買,自己擁有抽不完的權利金,但可能花錢買下專利後,才知道其實這想法一個都賣不出去。


但天底下就是有會做夢的人,這就是人性。愈是不勞而獲的人,愈不知賺錢的辛苦,愈是會有這種一步登天做夢的想法,卻覺得自己眼光獨到,總有一天要證明給大家看,自己才是最有遠見的人。


老板拿 Mark Newson 的幾張圖稿,成功創造話題,也提昇了公司在業界的知名度,騙了我們這幫菜鳥忙進忙出一兩個月,當時冬天,感冒流行,一夥人關在打樣間裡交互傳染,我差點咳成了肺炎。但他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卻把我們矇在鼓裡。


到頭來,他自己卻被一個不知名的美國設計師,隨便拿了一張構想中的可樂杯圖紙,搞到家破人亡。


這是一個可樂杯與杯蓋一體成形的圖稿,他花了兩百萬美金,買下一這張圖稿專利,再跑到全世界主要國家去註冊。他覺得全世界連瑣速食業最終飲料市場都要用這個紙杯,因為不用另外買杯蓋,也比較環保,一體成形的紙杯蓋上可以印刷當季廣告,將來會有抽不完的權利金。


之前在模具間的配合下,把 Mark Newson 不可能完成的模具給打了出來。但這次憑著一張手稿,模具間再也做不出這杯的模子,畢竟我們只是椅子工廠,都是些簡陋的彎管機模具,除非投入專業的立體化模具機器,否則只是緣木求魚,徒勞無功。


他帶著圖,跑去韓國,花錢找韓國人做模具,杯子做出來了,但杯子傾斜時,杯口卻止不住漏水。又有人說美國人更會做模具,他又帶著圖紙去美國找工廠,美國的模具工廠不太鳥他,傷了他的自尊,他乾脆一口氣買下了美國的模具廠,逼著下面的人做出杯子的模具。


繞了這麼大一圈之後,老版熱病稍退,已不再那麼瘋狂的在公司幹部會議中要我們挑戰對這杯子的想法。並且發現之前花太多錢開模打樣和專利申請。工廠已出現資金缺口,終於他想賣掉這個專利。就找上連瑣速食店集團的董事會,董事會卻不笨,承諾只要這杯子實際生產出來就簽約,但這杯子不爭氣,倒過來就是沒辨法不漏水。只能裝裝炒麵或炒飯還差不多。


後來公司資金缺口惡化了,生產椅子的原物料一直上漲,到了工廠買原物料的票期愈開愈長,台北出貨押匯的貨款遲遲不來時,一切都為時已晚了。


這故事可以抵一杯咖啡吧?他點點頭,開心的笑了笑,我笑著說,看過電影「36個故事」吧,我可是個很會講故事的人喔,剩下35杯就先寄在你們公司。改天再一個故事一個故事來換吧!

創作者介紹

威廉劇院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
  • 第一杯咖啡第一個故事,
    那就還有第二杯咖啡第二個故事,,,,
    看來威廉甦醒囉
    我覺得這想法很不錯

    不過第一個故事對我而言有些複雜
    大概我們搞藝術的很缺乏這種頭腦
    感覺那是非常專業的商業領域
    不過
    聽完你的故事也算是長知識

    問候你~~~
  • Lu,

    沒有啦~其實只是個篇名而已~我反正瞎扯也是故事,要我正經的說個故事我還不一定說得出~
    周a是好朋友,去了就有咖啡,只是老喝人家的咖啡不好意思,就謊稱用故事來換咖啡,其實都是瞎扯,呵呵~

    也問候你喔~~~

    willywan 於 2012/12/05 01: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