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觀讀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14 Mon 2014 00:19
  • 畫魂

Wheat Field with Partridge, Summer 1887. Oil on canvas, 34 x 66 cm.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看到梵谷這張麥田,我很感動,藝術中有時可以用單純的顏色和筆觸來感動人,那就是梵谷會選的主題。他不要透視,他只要有黃色的大地,青色的麥子和藍色的天空。沒有透視,沒有技法,沒有可以取巧之處,有的只是一筆一筆塗上去的感動和孤獨的靈魂。(因為不被認同而孤獨)

並不因為他是梵谷而特別有說服力,反倒是我們常常陷入以人廢言的觀賞心態,輕忽了畫面中藝術和靈魂相結合的本質,其實這種本質是上天賦予我們的,在我們繪畫之初,處處都存在著這種感動。

我畫畫時間不長,但卻很早就學會找到透視、景深暗示及引導的構圖方式。因此我喜歡街景速寫,很快這種即定的討好模式就被我用到爛了。後來我覺得受制於這種單點透視的街景模式,於是想跳脫出來。找回我當初畫畫的感動。往往感動的當下只是看到某種顏色組合的美好,但卻因為畫面張力不夠強烈而放棄。所以當我看到這張畫時,我看到畫家的靈魂和自己不同之處。

如果我沒有這種警覺,很快我就成了繪畫的附屬品,這些技法掌控了畫面,而我只有被迫出局。到我都不能接受成為繪畫的附屬品時,卻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屏東山地門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家中的狗 (1992負片相紙翻拍)



讀「梁羽生散文」一書,文中提到「打油詩」的來歷,本以為打油詩指的是市井小民沒事用來自娛或嘲諷的淺俗對句,也許源自最早此類詩文之某篇詩名。讀完後才知,原來打油詩出自於唐朝中葉,南陽有個喜歡寫淺俗詩的詩人,他的名子就叫張打油。曾有「詠雪」一詩云:

江山一籠統,井上黑窟窿。(籠統:模糊之貌)
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讀完張打油的這首「詠雪」,我呵呵大笑,一開始那句「江山一籠統」還若有其事,突然接了個「黑窟窿」,我就想笑了,到了「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怎麼就這麼通俗又貼切,「詠雪」從頭到尾沒有半個「雪」字,但雪中那兩條狗,黃的變白,白的變腫。這詩裡的畫面,分明就是寫來逗人笑的。

果然,張打油這寫來逗人的詩,夠不上藝術價值,難登大雅之堂,未被蒐錄在全唐詩之中。但對這充滿「奇趣」之作,梁羽生散文中寫道,「以江山之白對照井口之黑,看似荒謬,對照卻極鮮明。........這首詩雖然沒有謝家的才子才女的詠雪名句『撒鹽空中差可擬』、『未若柳絮因風起』那麼雅麗,卻更為凡夫俗子所樂道。這首詩流傳下來,打油詩遂因此得名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支由 Cinecycle 為Hutchinson Tire 製作的單車輪胎廣告,動靜之間,配樂、剪接及運鏡都很棒,鏡頭中的都會男女,各有風格,各領風騷,年輕女子鮮紅色絲襪、遮陽帽和白色洋裝所用的顏色,正是Hutchinson Tire Logo的配色,紅白相間的古典車款,搭配紐約老區白底紅字的自行車商店、紅色鐵橋和白色現代建築,都置入產品Logo的配色,商品 Logo 顏色符號的置入,不流俗且不著痕跡,使本片不至有瀏覽商業廣告的感覺。

長髮女子所經之街道、鐵橋、公園和陽光,刻意處理模糊的景深,並聚焦於那雙鮮紅絲襪的小腿和輕輕擺動的踏板,微風吹起了白色裙襬,這一幕打造出一種懷舊復古又超現實的畫面,如此精心浪漫的表現手法,蘊藏於廣告之中。

男性騎士的部份,一開始就給了他右腳上刺青一個停格的特寫剪接,表現出騎者獨特的個性和愛好。行進之中則以廣角鏡頭,隨車移動的方式,拍出流動和放射的線條律動感,不管是公車之間的穿梭、十字路口過班馬線,都成功的壓低鏡頭,展現了空氣流動的感覺。剪接中慢動作和快動作的節奏,搭配上昇俯瞰的畫面,也把單車輕巧和速度感表現了出來。

巧妙的是,不同的車型,不同的時間,經由相同品牌的車輪,碾碎了地上的玻璃碎片和路面積水,商品名稱和產品功能,此刻隨著畫面的需要,置入其鏡頭之下。完全陌生的兩個紐約人,經由同樣的輪胎,產生了一種巧妙的連結(connection)。這種連結,只有畫面外的觀眾,心中清楚。某些時候,逆光下的十字路、停在咖啡館前的女子單車,最後男子由此街角而過,也幻滅了觀眾對男女相遇的期待和假設。同處一個都市之中,同樣的愛好,但彼此卻沒有交集,這是大都會男女特有的一種淒美,彼此擁有同樣的疏離和孤寂,卻不擁有彼此。對都會現象的描述,真是不言可喻。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少女老樣子 
文字 : William Wang
圖片 : 少女老樣子封面


鍾文音的「少女老樣子」本來只想在書局翻看著,不知不覺在書中讀到她曾住在莊敬路不短的時日,兩個租處共四年,後來讀完一篇名為「神愛世人、吉屋出租」的文章,她寫著她在莊敬路租房時,被舞女室友同住的奇怪男人敲門,整夜都躲在窩裡,而最後不得不決定搬離。在文章的結尾,最後一行寫著

關上門,將頂樓鐵門面寫著的『神愛世人』拋在身後,且自此離開這個可能莫名成為陪葬之地。

我從小就熟悉這條莊敬路,可說看著這條路從無到有,硬是拆了一排兩層樓的平房後開出馬路,不僅有著童年的回憶,更有著數不清當年外出及返鄉的愁緒。

剛開路的那年,我唸小學五年級,老師家也住吳興街,平時放學我都陪著老師一起走這條剛開的路回家,過了基隆路後人車較少,人行道寬大,老師會主動的牽我的手。每天只有這時候我覺得老師是屬於我一個人的,而不屬於全班的。小小的私慾,希望能得到老師所有的關愛。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717-1.jpg

20090717-2.jpg

文字:William Wang
電影封面: 網路轉載 

1993年詹姆斯.艾佛利改編自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的文學作品「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在第66屆奧斯卡中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藝術指導、最佳服裝設計、最佳原創配樂等八項,最後卻全敗給了「辛德勒名單」。
 
最近 HBO 又重播「長日將盡」,韶光荏苒,相隔15年之後,我卻在電影中發覺了當年20多歲,所無法體察的人生無奈。
 
隨著時光歲月,這些年,心智及年齡上略有成長,也讓我更融入劇中僕役長史蒂芬(安東尼霍普金斯飾)的角色。隨他驅車前往英國西南小鎮,與舊日工作夥伴女管家基頓(艾瑪湯普遜飾)相會的途中。他回憶起那些過往的日子,他曾因某些信念及膽怯而留下無法說出口的遺憾。
 
史蒂芬繼承了父親對工作上的專注及對女人的戒心,他努力維持好僕役長的形象與地位,並做好份內的工作,這是他的所有,他的一切。雖然女管家基頓小姐對他明示自己的仰慕,但他只敢以工作討論為兩人之間交談的唯一親近藉口,並隱藏內心的情感。
 
史蒂芬工作上一板一眼的個性,即使在父親過逝前,男僕役來通知他父親已病危,他亦等到主人坐下並安置好椅子後才敢離開,僅4分鐘之差,他沒有見到他父親死前的最後一面。見了死去的父親後,醫生要他休息,他卻請醫生去幫另一位賓客看受傷的腳。他還要繼續工作。醫生及所有在場的人,幾乎不敢相信他所說的話,他告訴大家,他父親一定也希望他好好把工作做好。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殘缺之美 
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東北角三貂角燈塔(2007/05/22)
 
我痛苦於文字創作的靈感。已有一段時間,很久之前我曾習慣想像,想像愛情、想像旅行、想像浪漫....於是一個個故事與人物被我製造出來。雖然那不是我真實的經歷,但當我下筆產生這些故事時,我幾乎是身歷其境的體驗那文字中所發生的時間和故事主角內心的悲喜。
 
近來,我不再刻意虛構故事,而寫些散文,紀錄些旅誌,寫些生活中再平凡、再瑣碎不過的事情。儘量分享些我所見著的世界與人物。我不再刻意改變真實的世界的原貌,雖然我依舊陶醉那沒有疆界的自由,力拔山河氣蓋世的英雄人物。但這一切對寫作的我來說,似乎太過遙遠。
 
電影「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中女作家凱倫(艾瑪湯普森飾),為了找尋靈感,站在數十層大樓的頂上,感受著筆下人物哈洛(威爾法洛 飾)死亡前的心情,另一個畫面切換到傾盆大雨的鐵橋旁,她全身濕透,搖晃著身子,但那支半熄半滅的煙仍夾在指縫間。她惱海中浮現筆下故事人物哈洛車禍死亡前的另一個意外畫面.......最後,她還是否決了這些畫面。因為那些都不是英雄人物的死法,這樣的死太過平淡無奇,只有巨大的衝突,才能激起讀者的共鳴,創造不朽與傳奇。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Volver 
圖片: 玩美女人電影劇照中女主角蕾木妲(潘妮洛普飾)在餐廳前演唱這首蕩氣回腸的 Volver
文字: William Wang
 
自從Volver在去年金馬國際影展中造成一票難求並獲選觀眾最喜愛電影後,格子上有太多文章評論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這部坎城影展六影后‧最佳劇本雙料大獎的影片玩美女人(Volver)。
 
看玩本片後,對 Volver這首歌情有獨鍾,不敢班門弄斧,小挑一段來和劇院朋友們分享一下,相信你們會喜歡這首歌的。
 
阿莫多瓦的電影中總有令人無法忘懷的一曲,在電影散場後,這旋律彷彿就悄悄的留駐在腦海之中,雖然影像已消失,但歌曲卻無法飄散,直到有一天,它又神不知鬼不覺的爬了出來,喚醒了那天午夜電影裡,一切的記憶。
 
還記得電影悄悄告訴她(Talk to her ) 嗎?仲夏夜,一群朋友圍在赭黃色西班牙建築門廊前,聽著男哥手卡耶塔諾.費洛索( Caetano Veloso) 在大提琴、木吉他和貝斯的伴奏聲中輕唱鴿子歌( Cucurrucucu Paloma )。
 
看完電影後,內心對電影音樂的渴望,驅使我相信藉著找尋這首歌曲,我亦可以再次拾得曲中那份難以觸摸的寂寞和淒涼。有一天在誠品閒逛時,買下了它。接下來的日子,夜深了,空蕩的房中,CD裡傳來陣陣氣若游絲的歌曲聲,我空曠的內心吞噬了寂寞之後,感到內在世界的一種純然享受。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東尼瀧谷 
文字:William Wang
圖片: 韓國東尼瀧谷電影介紹網站下載

愛上東尼瀧谷,是愛上那些輕的不能再輕的影子。
 
在台灣電影筆記中,黃香瑤文章名為『靈魂的身世:村上春樹,到《東尼瀧谷》』一文中,談到春上春樹所寫『萊辛頓的幽靈』中之「東尼瀧谷」短篇小說,比較市川準所拍電影之「東尼瀧谷」。有一句很精闢的對白,我認為,雖她說:「我仍然認為沒有真正的村上春樹的電影。」但其實她心中己給了這部電影,極高的評價。
 
「.....關於小說,就不再說了,那是一個一模一樣,完全無助,輕盈到令人憤怒的一個人的故事。與其說是悲傷,還不如說憤怒吧。時間的遞移和滯留作為街廓,愛、成長、專注、相處、強烈的無名的愛…作為街廓。跋涉跋涉了然後呢?仍然是「完全性的牆....」。
 
在我看來,東尼瀧谷是一部完全享受村上春樹文字視覺化的76分鐘電影,一開始觀眾會被坂本龍一那段充滿孤獨感的琴聲所吸引,隨著旁白,如同習慣於閱讀翻閱的形式,一個畫面翻過另一個畫面,讀著這個淡如一縷輕煙的故事。

故事的開始先拉到另一個遙遠的時空,這個時空由泛黃的老照片、異鄉、爵士樂、戰爭、槍決戰犯、滿目瘡痍的家園、失去親人...等等元素所拼湊出東尼瀧谷父親省三郎的故事,這是另一個簡短版的 "一個人的故事",也呼應著後面東尼瀧谷的"一個人的故事"。
 
兩個父子孤獨又孤立的個體,遙遙相望,雖沒有太多交集與重疊,卻有著一股看不見的吸引力,相互牽引著。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Nessun dorma (公主徹夜未眠) 
圖片引用於:保加利亞國家歌劇院杜蘭朵公主全本歌劇介紹
文字:William Wang
 
 
杜蘭朵公主故事情節和結尾都很平凡,歌劇的故事,不像電影及小說一般有龐大的架構及眾多的人物。這也是"紅樓夢"只適合改編為"舞劇"而很難改編為"戲劇"的原因。
 
在看這部劇時有一個最大的疑問是,既然是中國的故事,裡面的公主為什麼叫了一個外國名子。其實這是因為,這部戲是改編自十八世紀義大利知名劇作家卡羅.哥齊(Carol Gozzi)的神話劇"杜蘭朵公主"。而劇本的改編工作,是由當時義大利知名的劇作家"西莫尼"及"阿米達"於1920年所撰寫。普契尼主要是為這部歌劇作曲。為了作曲上創造東方的意象,沒有到過中國的普契尼,請了當時駐任中國外交官的朋友,搜集相關中國民謠及音樂。其中第一幕及第二幕都可聽到以「茉莉花」為基調的音樂。這就是為什麼三大男高音來台一定會獻唱「茉莉花」的原因了。
 
第二幕結束前一分鐘,普契尼把第三幕主弦律"Nessun Dorma"預先放了進來,卡拉夫高亢的唱出 "Tre enigmi m'hai proposto (妳給了我三個謎題)" 觀眾聽到第三幕詠嘆調的主旋律時,已全身顫慄,迫不及待期待著第三幕的高潮登場。果然,第三幕一上場,卡拉夫就以最高難度的男高音唱出"公主徹夜未眠"。這時全劇達到最高點。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向田邦子的情書 
文字:William Wang
封面引用於:向田邦子的情書封面

曾得過日本直木獎的東瀛女作家"向田邦子",1981年在台灣遠航空難事件中去逝。
 
二十年之後的一天,她妹妹向田和子,坐在她生前所留下的一個牛皮紙袋前,心情因擅自打開這個紙袋而沈重不已。牛皮紙袋中有向田邦子寫給N先生的五封信、N先生寫給向田邦子的七封信、N先生的日記、N先生的兩本記事簿。
 
向田邦子一生沒有結婚,她在二十多歲時愛上了比自己大十三歲的 N 先生,但周遭的親人卻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直到邦子去逝後二十年,這段秘密才因為牛皮紙袋的開封而揭開。
 
當時的日本社會十分保守,邦子的父親是一個遺腹子,以高小畢業的同等學歷,不靠任何背景,從保險公司小弟幹起,一直當到經理。由於社會的異樣眼光,使得他個性乖僻而扭曲,看人不看長處只看缺點。這樣的性格,在家庭中轉換為對妻女的怒罵與叱責,也使年幼的邦子,變得細心懂事且非常疼惜母親的辛勞。從邦子家庭成長背景和「父親的道歉信」中的文字可看出,年幼的邦子對父愛的需求。是她後來愛上比她大13歲 N 先生的主要原因。當時 N 先生已有妻室。在邦子給 N 先生的信件中,字裡充滿了對 N 先生的照顧與關心,而 N 先生日記中,並沒有對邦子濃烈的愛情字眼,從頭到尾也沒有說過一句「我愛妳」,但淡淡的文子裡卻有著濃濃的情感與依賴。
 
邦子每每工作完畢後,會到 N 先生的住所,替他煮一頓豐盛的晚餐。這種平凡生活中的浪漫,在細細讀完本書之後,仍殘留著那份生活的甜蜜。
 
 N 先生日記結束的那天,是他自殺的前一天。N 先生死後,邦子選擇把她和 N 先生所有往來的記憶都封存在這個牛皮紙袋中。或許也意謂著她決定將這段愛情的秘密,永遠藏在心底吧。後來因她的妹妹和子,將她的遺物捐贈給鹿兒島近代文學館時,意外發現這只牛皮紙袋,才把這段秘密曝了光。雖然有些惋惜,但讀者也意外的看到,這位東瀛女作家愛情的世界。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之影.jpg 
圖片: 風之影西班牙原文封面
文字: William Wang
 
如果,每一本小說在人們心中都有一個概略而模糊的建築輪廓,那麼我會用巴塞隆納的「聖家堂」來比喻「風之影」這本書。對我來說這本書是充滿魔幻與想像力的巨大建築,裡面由螺旋、錐形、雙曲線等各種變化組合而成。詭譎的人影飄忽在建築物的黑暗角落裡,天堂與地獄彷彿同時在我眼前開啟。
 
故事由「遺忘書之墓」開始,因為作者對情節及氣氛的描述十分擅長,所以一開始閱讀,就如同一架隱藏攝影機,緊緊尾随在11歲男主角達尼和他父親身後,一同穿梭在馬德里的巷弄中。隨著「蘭巴拉大道」的街燈在我們身後完全消失,達尼和他父親終於在一扇老舊而變黑的雕花木門前停下了腳步。那是一棟,看起來廢棄已久的皇宮,要不就是充斥著回音和陰影的博物館。
 
開門的人是一個長相如猛禽般的男人,他有著一頭濃密的白髮,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表情令人難以捉摸。當他小心的環視了門外的黑暗之處後,才請達尼父子快速進入門內。
 
進屋後,隱約可以看見一排大理石階,長廊上掛滿了以天使和傳奇人物為主題的油畫。走過長廊,來到一個圓型的大廳,一束光從穹頂的玻璃天窗穿透進來,昏暗中仍然可見大教堂的氣派。迷宮般的長廊,堆滿書籍的書架,從地面一直延伸到尖頂,彷彿一座隧道、樓梯、平台和橋樑交纏迴繞的蜂巢,建構成一座幾合構造、圖書館的龐大,讓人難以想像。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kite-runner.jpg 
圖片: The Kite Runner 書籍封面
文字: William Wang
 
我住在一排排的公寓陋巷的深處,巷子口有一家冰果店,過了冰果店之後,巷子一路岔到山腳下,因衢巷的盡頭沒有通道,所以平日是少了點人氣。白天鮮少有車輛進入,到了晚上11點過後,路口那盞孤燈,眨了幾下,突然就熄滅了。沒有月色的夜裡,走在這樣的陋巷中,總令人心裡發毛,暗巷深處似乎有著一股幽冥的力量,正蠢蠢欲動著。
 
深夜,對講機鈴聲大作,風雲變色的夜晚,猜不透訪者何人,我正愁蹙著該如何裝聾作啞,但粗重的腳步聲已由遠至近漸漸攀爬上來。我躡手躡腳從書房來到前門,吸了口氣,霍然把門打開,黑暗的樓梯間裡,有一雙琥珀色發亮的眼晴和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再仔細一看,那不是"阿西"嗎?頭上戴還著一頂白色安全帽。我差點認不出他來。看我開門,他露出一臉靦腆的笑容,喘噓噓的說:「對不起、這麼晚跑來,還沒睡吧?有沒有吵到你呀?」
 
阿西手上拿了一個微微隴起的誠品紙袋,露出一臉詭異的笑容說:「這麼晚,只是來送一本書給你的。」他把書遞過門縫來,「今天在公司,剛好聽到廣播節目介紹『追風箏的孩子』這本書,聽完後非常感動。下之班後,我就和小奇跑去誠品逛逛,付帳時,剛好看到擺在一旁的平裝本The Kite Runner 英文版,想到你之前送過她一本『Red Dust』英文小說,她知道你喜歡讀原文,於是就順手帶了一本,出誠品後,我心想時間已晚,深怕你睡了,就一路狂飆過來,途中見到紅燈都沒停。」
 
「好書應該和好朋友一起分享。不是嗎?」阿西做了個道別的手勢後,一溜煙的跑了下樓。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ossession 
圖片引用自: POSSESSION WEB SITE 
文字:William Wang


My bounty is as boundless as the sea
My love as deep, the more I gave to thee
The more I have, for both are infinite
 
~William Shakespeare~
 
True love is a durable fire in the mind every burning
 
~Sir Walter Raleigh~
 
 
以上引用於: Possession  A.S.Byatt
 
 
當我盤旋於上海、香港、台灣之間。有天,在香港機場候機時,閒逛間見到這本小說,於是順手買了下來,打算在飛機上打發時間。在飛機飛上海的途中讀了一會,後來發現,我似乎陷入故事的探索及美麗的字句之中停不下來,整個思緒,都因此掉進了書中1861年的那場浪漫的戀愛中。如同書本的標題般,我可說被它完全 "Possession"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