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回憶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廣告格主~

謝謝你們每天都來我家,我後台的瀏覽頭像都是你們一堆不是美女、美男,就是一些3C產品的頭像,我不會點你們的~你們想用點閱率賺些廣告費,但到最後,整個痞客就只剩下你們自己在那玩,希望你們發大財~

痞客不在乎成為一個廣告網站,但我還有一點點部落格寫作的自尊~也請你們尊重我的權利。

我走了~謝謝痞客多年的照顧~MIB是個很爛的計畫~我付了錢還有廣告~真令人不解?

名子沒變「威廉劇院」只是搬到 google 的 blogspot 在那兒沒有煩人的廣告,雖離599方案到期雖還293天,但我已不再乎了~

 

敬啟者 William Wang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417 ipad mini -- Paper 53 app 人物速寫 by William Wang


我原本是個對繪畫有興趣卻不熱衷的人;從小一直喜好塗鴉,卻從沒真正學過繪畫。

1989年4月分發到屏東當少尉補給官,離鄉背景,心情鬱悶。室友平日應酬很多,不是唱歌就是喝酒,我一個人晚上待在住所,假日年輕軍官們常喜歡開車去墾丁浮潛,越是人多熱鬧的事我越不來勁,每每拒絕他們的邀請,落得一人無所事事。

當大家喧鬧著出了門,我站在門內,囑咐室友們一路小心。關上門後,我習慣一個人,應付這樣平淡無奇又沒有朋友的一天。

梳洗後帶著小說,騎著機車,直奔火車站前「上品咖啡」,黑咖啡配三明治,坐在二樓落地窗邊,俯視著人來人往的路口,觀察著路人的一舉一動。

下午我多半在自由路和大連路的屏東文化中心消磨一個下午。

小鎮文化中心展出的作品,百看不膩,我沈浸在油畫豐厚的肌理和色彩中,最令人著迷的是每個畫家特有的筆觸。在很長一段時間規律的讀書、看畫後漸漸長出了一點智慧,彷彿對美感產生一種知覺,這種知覺,推翻我過去所認知的美,但卻更博大含蓋著過去對美的認知並不抵觸。美的定義不再只是「像」,而是一種存在和表現及人性的傳達。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bf56b30攝影&文字: William Wnag
時間:2012/10/13


有一天心血來潮跑去找周a,我說,依我的模樣,你是否覺得我該騎台很有個性的腳踏車,現今的菜藍車實在太不適合我了,他說,我也這麼覺得,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有沒有適合的。

於是他租了Ubike,我騎著菜藍車,穿過小巷,晃蕩到復興南路,逛了幾間車店後,我倆都無異議,一致認為復古單車最搭我這雅痞的風格。我心花怒放,狂妄自信的對周A說,我就適合這調調,休閒學院復古風。當場就要掏錢。但倆人又騎不了三台車,就要他趕快找個停靠站,還了租來的UBike,好幫我騎新車回去。但一時附近卻找不到停車點,弄到最後單車還是沒買成。

回去後,周A大力推薦一款單速車「1945 聖蘇菲雅」復刻版。其實他是個單車迷,要怎麼改才更有復古味他心理早有譜,但自己單車已買太多台,不能再買了,就慫恿我買。我也圖方便,就讓他幫我去張羅這些瑣事。

不一會他從網路上把車弄來,比車店價格還便宜,又加了個前貨架,弄得很好看,但改得太好看,卻不能騎出門,因為騎出去,肯定就不見了,後來我乾脆也不買鎖了,停下來就用皮繩纏住輪子,權當是鎖了唄~

回頭我向他抱怨,他腆著臉說,這車騎態度,非先有好態度才能騎。我說,車好看是沒錯,但好看不好騎啊~我倆都笑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台北光點庭院咖啡  2012/06/27




下午做皮革筆記本做累了就去找老朋友周a,最近我們常一塊去游泳,本來今天是我和他練習游泳的日子,但他說要幫阿西趕科博館變形金鋼展覽的圖片,只好讓我一個人去游泳。


要出門前,他說喝杯咖啡再走吧?他總是用咖啡把我留了下來,話匣子打開,周a拿出玻璃壼,點上自已手工打造的氣化爐,盯著水溫,專心煮著黃金曼特寧。我想了一下,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燕尾夾,於是想起一個自己都已經忘了的故事。


那是當年待在深圳工廠製做椅子的事,我問周a你知不知道Mark Nweson這個設計師。他說當然知道,我揚著嘴角說:我曾經幫 Mark Newson 做過椅子。他聽完了兩眼發亮,不可置信,立刻專心了起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年輕時待的工廠是知名戸外傢俱廠,老板當年生意做得最大的時候,找上名設計師Mark Newson,請他設計一張戶外摺疊椅,他飛來台灣看了看公司,又飛去深圳工廠看了廠房。後來就一直待在觀瀾的高爾夫球飯店裡。


回國前,他丟了兩張圖紙,畫了一張椅腳像燕尾夾般的椅子,兩隻椅腳除一體成形之外,轉角處還多個半圖的弧形。廠裡設備無法生產這樣的椅腳,大家都搖頭不知該如何時,我卻說,設計師不可能被生產工具限制住,他是大師,只有我們來配合他來完成草圖中的樣子,不可能他配合我們改設計,不然就不是他的作品了,對吧?話才說完,我這個到廠一年的菜鳥,就被眾人推舉為Mark Nweson椅打樣的專案經理了。


故事很長,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說了許多過程中發生的小插曲,他聽得起勁,手下水滾著,咖啡在沸水中懸浮著,濃郁的香氣漂散出來,他精神更振奮了,期待著想知道最後椅子做出來沒。


工廠上上下下,歷經千辛萬苦最後終於完成了他的作品,幾乎一將功成萬骨枯,當然有些小修改,但已是大師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 敦化南路日落大道  2011/03/31 


微光包覆著指尖敲打的鍵盤,放一點悲傷的音樂,就能找回對文字熟悉的感覺。

悲傷有一股魔力,笑稱來自陰暗世界的力量,一不小心,它就會吞噬了我,不管是好心情亦或壞心情,整個人就這樣被它拖下了地心深處,疲弱的再也爬不上來了。

音樂揚起,音符落下瞬間,總有幾個畫面,如電光火石般由心頭迸出。這幾個畫面想必曾經藏得夠深。因為太平日子裡,怎麼都想不起來發生過的事,現在卻又同亡靈般被招喚了出來。文字不知不覺由指間緩緩流瀉著,在螢幕前迤邐而過。

******

這幾天的天氣特別好,與其說好不如說太陽特別大。

不過幾個月前吧?下雨下到發霉的日子,就盼能有這樣的好天氣。而如今呢?躲太陽都來不及了。

我想起了冬天的一個早上,那帶著一點微微寒意的太陽天。路上的行人看起來圓嘟嘟的。像是冬天裡被太陽烘乾的棉被。人們臉上堆著笑意,白胖胖的臉頰上,有一抹桃紅色,身後拖著自己長長的影子,像拖著自己的尾巴,成了可愛動物的模樣。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攝影& 文字 : William Wang
地點: 信義區吳興街220巷  2011/06/20


去信義誠品買書時,看到外文書籍架上放著(EDM,Editions Didier Millet)出版的威尼斯、倫敦、巴黎三本速寫畫冊,畫冊外包了塑膠袋,無法翻閱,但看封頁的插畫就令人顫慄,因為價格不斐一時沒有帶著誠品卡,少了折扣的誘惑,本來拿在手上,又悄悄的放回架上。

數日之後,帶上誠品卡再去時,東西呢?已琵琶別抱了。請櫃台小姐幫我追蹤了一下,敦南、台大誠品各有一本,要的話可以調過來,不過要再等上數日。我推說買書隨緣就好,不用麻煩了,其實是禁不起再等。匆忙趕了出去,跳上單車,直到把大半個台北轉了一圈,三本書才弄到手。

去完台大,又回連雲街吃川味老鄧擔擔麵,折騰近大半日,坐下來時,已下午兩點,老鄧打烊前幾分鐘,招呼我的年輕掌櫃問話不特別親切,但也無妨,能吃飽就行了,點了雪裡紅百葉豆腐、酸辣酢醬麵和一碗紫菜蛋花湯。

吃到一半,方覺不夠,可能早上這一圈繞下來,耗了不少力氣,此時已過打烊時間,不好意思再點一碗。正巧,來了位年輕小姐,進門就問掌櫃還能不能點餐,掌櫃沒拒絕,要她在門口點好了再進去裡面坐,連填單子也省了。我見機不可失,急忙喊著,老板!再幫我加一碗酸辣酢醬麵~

一口氣吃了兩碗酸辣酢醬麵,讓人有種幸福的感覺。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y 01 Sun 2011 17:34
  • 荒人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信義路松勇路間小巷 2011/03/28


我斜躺在窗邊的一張沙發床上,窗外的陽光很好,看著沙發對面桌上的水壺。我想喝水,但伸手卻勾不著。我還不習慣叫人服侍我,於是伸長脖子張望著那壺水,在陽光之中,暗色的透明壓克力壺身,隱然自其內散射出柔弱而眩目的光茫,令人心生嚮往。

現在,我和它之間的距離,如宇宙中兩個恆星般遙遠,彼此雖日夜相依,抬頭相望;但在宇宙未爆炸,外太空沒有另一動力產生前,我們永遠都只是孤立太空的兩顆恆星,即便自身內部熔岩溢流,水深火熱,但外在的表象,依然是永恆的靜止。

我被這樣的情境所震撼,我從來沒去想過,有一天,當我不再是我自己身體的主宰者。

近年,腰痛宿疾一再復發,我覺得時運不濟,烏雲著頂。但一次又一次,卻又像老天和我開了玩笑似的,到後來都化險為夷,我越來越相信,上帝是站在我這邊的,甚至我就是自己的上帝。

或許這一天早晚要來的,只是比我的預期早了許多,但這次我真的癱了。我的下半身一動也不能動,我只能平躺在沙發上。任由那無止盡的疼痛,如同核震爆後的幅射波,一波又一波,從腰心襲捲到肢體的末稍。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 Jul 26 Mon 2010 12:39
  • 指間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1982年國三畢業前 (懷生國中3年級同學5人)


我很喜歡ABBA,但我卻不想看電影MAMA MIA, 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那不我心中的MAMA MIA,對當年的五年級生來說,每個人都有一部自己心中的MAMA MIA!!

ABBA是我遙想國中歲月時,唯一的背景音樂。然而,我腦海中卻只有歌曲的絃律而沒有歌詞。那時,我不懂英文,我只是個理著平頭,穿藍色緊身短褲,背短帶書包,打打殺殺的五陵少年。

放學集合的操場上,訓導主任口沫橫飛的告誡著,沒有人真正在意過他說了什麼。如果你是他,站在司令台上,你可以看到至少有2000個和我穿著和裝伴相同的國中男生,一臉欠揍的樣子。

他站在司令台上,想要點出某個犯錯的同學,所有人長相和特徵卻都相同,他只好要求學生一一舉手報數,大家在下面膽顫心驚,深怕數字最後落在自己身上。他把犯錯的同學叫上台,當眾給他一記耳光,透過司令台上的麥克風,聲音擴大了數十倍,那是一記足以令人震撼的耳光,台下瞬間鴉雀無聲。

當時,我只知道我在人群中,但卻根本不知道我站在哪裡?

我的英文很差,所以我不會唱ABBA的歌,雖然我也唸過幾天英文,背過幾個單字,但我卻只聽得懂 money money。有一天,我想學一首英文歌,因為我很羡慕我姊姊每天關在房裡聽ABBA的唱片,她還會不時的跟著唱。我忽然覺得她好利害。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19921206 墾丁礁石沙灘海岸


夏天到了,喝啤酒、嗑鹹酥雞、看世足成了平民化的娛樂消費,半夜住家附近大學校門口,等著買鹹酥雞的學生,長長一排,大家動作一致,雙手叉在胸前,一臉沒耐心的樣子,等著趕快輪到自己。

其中一位等待的男同學,突然間回過身,對著馬路上經過的機車大叫了一聲「冰箱」。機車騎士沒有猶豫,應聲停下,一個皮膚白嫩,身形豐盈的女學生,迎面朝著叫喚她的瘦弱男同學走了過來。她一張小臉,縮在一頂略小的安全帽內。雙手奮力一拔,一顆方方的腦袋,像軟糖似,從安全帽中彈了出來。

等待鹹酥雞的客人,不約而同的回過頭,連那忙著賺錢的老板娘都忍不住抬頭望了一眼。現在大家都看清楚「冰箱」的長相。白白胖胖的臉蛋,瞇著剩下一條線的眼睛,臉上看不出表情。腦袋和身子,上下兩團肉黏在一塊,看不見脖子,像是冰箱上下兩層。我不禁笑嘆,這「冰箱」竟然有著和自已外形如此相稱的綽號。

只是不知冰箱的愛人,這熱天和她睡在一起,倒底冰不冰啊?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20100514 北投日治遺留三大名湯之(星乃湯)創建於1901年,今名逸邨大飯店為稀有之酸性白磺泉,亦稱美人湯


泡在無人的三溫暖浴池中,輕靠著池邊牆垣。靜止的池水表面,懸浮著薄薄一層水氣,池面往上,水蒸氣放慢了上昇的速度,像是風中,縷縷飄散的白絮,蒸騰翻滾,幻化著無以名之的形體。

時鐘跳動的規律,淩晨兩點半,這無藥可救的腰痛,痛徹心腑。

水氣停在斑駁的水泥天花,如同累積的記憶,到了無法承載時,就會自然落下。滴答、滴答..,夜裡,清楚聽到水滴落入大池中的回音,彷彿聽見自己心中最細微的聲音。

腰受了傷,就背負腰傷,四處流浪,尋找醫治的活泉,城市的便利,在於城市人的活動沒有晝夜之分。浴池就埋藏在深不見底的大樓之下,24小時不見天日的營業。

人造光源在此扮演上帝,創造晝夜,然而晝夜卻不曾輪替。大廳的永晝,包廂的永夜,壁壘分明,不管你上早班還是夜班,疲憊的身軀在另一扇門之後,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生理時鐘。

沐浴後,男人們換上制式的和服,但這和服怎麼看卻都像醫院的病服。也許是服裝的關係,也許是真的病了,交誼大廳的男人,一個個癱軟在沙發上,缺少了風呂之後該有的「元氣」。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20100405 松智路大宅內落羽松發出嫩綠的葉芽


騎單車,經常意外碰到路旁突然冒出來為我加油打氣的熱心人。心頭總是溫暖,卻不知該如何回報,這種突如其來的熱情。我多半有所矜持的點頭微笑,以表達自己接收到這樣的關心。

有時角色互換,看著街上騎著單車,穿著鮮艷車衣的騎士,我也很想瘋狂的大喊兩聲,為他們加油喝采,但卻又始終開不了口,畢竟,當他悄悄遠離之後,我卻仍要站在路口,如同傻子般,接受著路人異樣的眼光。最終,我只好以目光相送,看著不知名騎士的背影在道路盡頭消失。

心思如我之人,總以為看見了些人生的真諦,但也總有些自己看不見也走不過的人生束縛。我思,何以一個不相識之人,如此為我喝采。莫非在我身上,有其嚮往而未能及之國境。也許是那份執著、是那身傲骨、是那幾許的自由和拓落不羈、或是那孑然一身的孤獨悲愴。

有一次騎車在北橫的路上,當時我內心蒼涼如荒漠,我相信,我病了,是那叫做憂鬱的病症又犯了。我真的好想找個不認識的路人擁抱一下。我後方騎來三輛機車,引擎聲在山谷間迴盪著,我估算著他們在我身後出現的時刻,放慢了速度,讓出道路。三個青年人,一人騎著一台車,經過我身旁時,突然大喊加油,差點沒把膽小的我嚇個半死,經過我身旁時,少年袖子抹過手肘之上,那握著油門的臂膀,刺著青面獠牙的圖案。

黝黑皮膚中,有一對深邃的大眼,黑白分明,紅潤的嘴唇中,一對門牙,潔白如貝。是個曾經誤入岐途的少年,但上帝眷顧他,讓他依舊擁有那顆純真的心。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攝影 & 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1982年2月寒假 桃園石門水庫阿姆坪(懷生國中3年級同學8人)


當我鼓足氣力,決定由紅樹林經三芝北新莊、二子坪,一路直衝大屯山頂助航站之際;同時,另一位年紀相若的友人,正由台中大甲返回台北縣萬里的400K單車挑戰賽途中,這位朋友,已於一年之間完成了200K,300K,武嶺、玉山塔塔加等多項單車自我挑戰賽事,此時他正在新竹西濱的公路上,奮力和風速60k的東北季風搏鬥,並以15K的速度,向北挺進之中。

真正和他挑戰的,並不是其他1000多位參賽者,也不是東北季風,而是他意志堅定的靈魂和即將老去的肉體。

或許,這是他人生最後一役,單日400K,不用說報名參賽,多數人,不敢想像這樣長距離比賽中,選手如何在單車上渡過一天。過了今年,誰都不敢說,明年誰還擁有相同體力。唯有趁著邁入中年前,完成挑戰,為輝煌的人生前半段,畫下完美休止符。

二子坪上大屯山頂最後2.5公里,台北市公路所能及的最高點,短短2.58K,上昇252M,累計平均坡度達10%以上,我深刻感受到地心吸引力向下撕扯的力道,緊緊咬住單車後輪不放,我奮力拔出陷在泥沼中的小腿,再踏出時,卻如同踩在海棉上,整隻腳軟棉棉的,幾乎使不上力讓車身移動。

在抵達山頂涼亭前一秒,我幾乎已萌生退意,但即已抵達涼亭,又重新點燃鬥志,沒想到之後一路平坦,順利抵達了大屯山助航站(1089M)。我在不落地的情況下,完成了這次山路爬坡的挑戰,對我人生來說,實在有著不凡的意義。我看見了潛藏在我身體之中,存在著尚未發現的巨大能量。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天空藍(Cerulean Blue) 
攝影& 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台北101


台北,101背後的天空,浮著數朵溫柔的白雲,輕盈緩慢的飄過頭頂。雲隙間,透著背後的天空藍,這藍,雖不似盛夏海天蔚藍的耀眼,然而在眾多的藍色之中,天空藍卻有著一股自身的優雅及高貴脫俗的格調。

我經常這麼緩步在街上晃蕩著,即便近中午的傳統市場,亦能見我自慢其間的身影。在這一片鼎沸聲中,我仰望天地間所傳遞的真美。雖然並不是每一個日出日落都令我心生感動,但某個特別的時間;某個特別的風景,卻總另我心神蕩漾。

日前由淡水大度路往台北的路上,那一輪皎潔如銀盤的月色,懸浮在公路上坡的盡頭,我加速追趕,一路沿著公路上昇,彷彿即將衝出高架道路的斜坡,縱身躍入這輪銀盤之中。就在抵達盡頭之際,車道不知不覺的轉了彎,車頭偏離了月色,我踩足油門,加速追逐消失在檔風玻璃前方的月亮,直到車行至圓山,又再次見到她美麗的身影,而下了高速公路轉入建國高架之後,她已悄然遠離,我心中激情未歇,然而,愁悵之心卻已油然而生。

今日溫馴的天空藍,卻令我想到年幼時的往事。雖然如今已人事全非,但往昔的日子,總悄悄從記憶的墳場之中復活過來。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20081025.jpg  20081025-1.jpg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台北市吳興街金石堂書店(since 2000-2008) (2008/10/25)


你家附近也有一間社區書店嗎?如果它還依然存在,那麼,請你好好善待它、並將它照顧好 。

2000年,金石堂全省設點達到百家,我所居住的信義區貧民窟,如同電力公司配線未端,僥倖配上一間加盟店,附近鄉親民眾都很開心,彷彿自家社區,從今爾後就此邁向現代化似的。社區有間知名的醫學院,但學生們讀書有餘,論人文氣息,卻嫌不足,三十年來,此區從未見過較大書店;充其量,有幾間文具行,可供一般基本需求。

金石堂來此設點,鄉民們便利不少,平日網路上讀到的作家文筆,十點打烊前皆可來此翻閱作家本人的書籍文章;郊山行走,山中珍奇異獸叫不出名子的,回家之前,亦可繞道來此查閱圖鑑;市場買了時令蔬果,若不知如何搭配料理,經過書店門前,亦可先來此翻閱食譜;網路上訂了兩廳院藝文表演活動,亦可來此付款取票;電腦軟體、金融投資、攝影繪畫無不來此尋書求解;更有甚者,家中小兒下課無處去,也先擱金石堂小駐一會,鄉親民眾們說,看書的孩子不會變壞。諸如此類大小瑣事,社區附近的金石堂,也不知提供多少看不見的人文服務。自此開始,村民們不知不覺中提高了許多人文藝術氣息。享受了一段與書店為鄰,頻頻往來的歡愉時光。

好景不常,2008年10月19日金石堂網頁資料更新,刪除了本區金石堂的資料,該店不堪長期虧損,已決定關門大吉了。來到店門前,玻璃櫥窗上貼了一張黃色全開海報,麥克筆潦草字跡寫著「結束營業」四個斗大的字;下方寫著「圖書75折、文具禮品7折、雜誌CD85折」字跡一樣潦草,彷彿兵敗時倉皇留下,我拿出隨身小相機,拍了些照片留做紀念。心中不捨之情,似與故人作別。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0522-2.jpg
攝影&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吳興街丹提咖啡(2008/05/22)


盤踞網路太虛一隅,不覺已近三年,物換星移,人事變遷,這把火卻越燒越旺,各方格友齊聚,其問候之情真切,討論之心熱烈,劇院雖簡陋,竟也能蓬蓽生輝。

我曾有過和網友見面的經驗。1994年的我只有27歲,對異性充滿著幻想,那時,電腦網路也只有文字畫面的年代。我在高雄中山大學BBS站上,認識了一位異性網友,她託我休假返回台北時,幫她帶一本原文的成本會計學的教科書,我們相約在西子灣高雄中山大學校門口碰面,那時才剛有學術網路,而校園BBS站也剛開始,坊間大多數人都不知道BBS是什麼,而我卻有了第一次和網友碰面的經驗。

因為BBS上沒有相片,當年也還沒發明手機,所以大家只能用文字描述自我的特徵,並在約定好的時間出現。那天,我帶著期待的心情提早來到,好不容易碰了面,結果當然不用說,當面交了書,錢都沒拿就倉皇逃回屏東了。還好當時有「代為購書」的美好藉口,可以完美脫身,兩人在面子上,也都算還能顧全,只是後來,我認清了網路的虛幻,也就不再對那種不曾謀面的"網友"情誼,存著一絲的幻想。

話說2003年吧,為了紀錄在異鄉的歲月,我也曾在Yahoo奇摩交友網寫過一陣子網誌,每日,電腦自動送上配對清單,每個人只有三張照片的機會看清對方的盧山真面目,看得順眼,就送她一朵花,還不錯地,就送她一塊蛋榚,每天寫著日誌,偶爾彼此灌水一下,也覺得日子過得開心。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追思王家大姑1
文字:William Wang
約民國 38 年,王家大姑29 歲與三位表哥開選、開羅、開勝合影於相館


這個世界,並不會以一種,我自以為恆常的定律運作。我不敢細問生死最後一瞬間的過程,電話那頭的表嫂已泣不成聲。最後只能問她,大姑走的時候是否痛苦,表嫂嗚咽的回答沒有,只是太突然了。我知道她話中"突然"的涵意。我們永遠都不知下一個"突然"會發生在何時。所以只能被動等待一個又一個的突如其來,和一個又一個的驚嘆。

電話中得知大姑過逝的消息,幾乎難以令我置信。和她最後一次碰面,僅僅三天之隔,在8月8日表姪女的婚禮上,她的法國孫女婿在致詞時,用生澀的中文說了一句謝謝,我在一旁偷偷看她,她笑的很開心。別離時,我信誓旦旦的告訴她,不久家中外藉看護工作上手後,即前往南部探視她,請她再等我一下。而如今,已是天人永隔。

我悵然掛上電話,如今,她帶著和這個家族相關的故事一起離開了人世。無論如何努力,她是不會再回來了。

父親過逝後,她還沒進入靈堂,見我一身黑衣站在門口相迎,她拉著我的手,哭倒在地。89歲的她,內心比任何人都傷痛。如今我己能理解,那種淪落異鄉而失去手足的悲痛,在流離失所的異鄉歲月中,他和父親倆姐弟,曾在生活及精神上相互扶持著,最後才走到了這一天。父親一走,她的身影變得孤單了。接下來的幾個月通話中,她變得消極。我答應她,處理好家裡的事就去看她,這個承諾,因為我的不經心,而成為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愛本無私1 
5月15日,日本派遣首支由31名專業救援隊員組成的地震救援隊啟程趕赴中國。


大愛本無私2 

5月14日,在卡塔爾首都多哈的中國駐卡大使館,中國和美國的小朋友獻愛心。

 

 

圖片來源:新華網
文字:William Wang

電視新聞畫面上,記者攝影機拍到狹小的機艙門打開,艙門外群山擁抱著峽谷,高深莫測,狹谷中的山嵐還沒散開。接著一團團迷彩人影,倏地往外跳,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在空中爆開,跳在先頭的幾個,剩下一個小黑點,已看不見了。

一群解放軍的空降部隊,前一天夜裡寫了遺書。14日中午,由空降兵研究所所長李振波率先從高空跳下,接著兩批傘兵隨之躍下。

據聞,空15軍為解放台灣而精練的特種部隊,訓練期間曾多次模擬對台灣清泉崗基地跳傘。但我相信,當跳出艙門尚未著陸那段生死未卜的幾分鐘裡,他們心中清楚,也許有人會在這次行動中喪命。如果死的是自己,那是光榮的,這是為了救自己同胞百姓而犧牲,死得其所。

13日晚間,另一個畫面,慈祥的溫伯伯,爬上破損的建築,滿含熱淚地安撫流淚的孩子,接下來的畫面,溫伯伯生氣了,他拿著大聲公對那些當官的說:「別忘了,你們都是人民養的!」

我沒有因他安撫流淚孩子的畫面而動容,我對政治人物的情感是懷疑的,但他發自內心的吶喊出:「別忘了,你們都是人民養的!」 ,我卻熱血澎湃,眼眶泛淚。彷彿看到已故父親對我說:「中國人有希望了。」

老臣問岳飛,何以使國泰民安,岳飛答日「妙法甚多,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首件也」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2 Fri 2008 14:48
  • 無題

無題 
攝影 & 文字:William Wang
地點:坪林漁光國小(2006/09/06)


 

畫著畫著我入了神,觸摸到靈魂深處的寧靜和自由。
 
筆觸肯定而輕盈了起來,顏色大胆不拘泥,反正自由的畫,怎麼畫都是一種自由,也都是一幅畫。沒有音樂、沒有香煙、亦沒有咖啡。那些年過十八後學來的時髦玩藝,沒一樣好東西,之前,每當畫畫、洗相片,這些玩藝就得備齊,一幅十足文藝青年的姿態與做作,但這些賴以鎮定心情的玩藝,近年已可拋諸腦後。
 
我明白了,這樣的自由是平靜的,並且不沾染任何一種情緒,沒有喜悅,亦沒有感傷。不用斤斤計較它是不是一幅畫或是畫的好不好,那不過是三十年前,小學課本裡的一個塗鴉,不過是用來打發課堂上無聊的50分鐘罷了。 

午後的操場,大風刮起漫天風沙,我不安的身子,引頸探望教室窗外的操場。跑道中央,石灰粉在黃土地上,繪出克難的躲避球場。球場中,跑著、跳著、打球的、接球的、躲避的、尖叫的,此起彼落。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追思父親1

民國56年2月20日攝於第一百貨,距寧兒出生116日,時父45歲

追思父親2

民國60年11月12日攝於第一百貨,距父五十壽誕才過10日


2008/4/8日父親再度住進安寧病房,辦住院手續時,護理站來電,要我快點上來,因為他們幾乎測不出父親的脈搏。
 
30分鐘的急救,病房一陣手忙腳亂,人仰馬翻。之後,我被安排在院內安寧病房的會議室,窗外的陽光大的刺眼,但我心中卻蒙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來會見我的護士,直接切入正題,他告訴我父親也許今晚就會走,煩請我預備他入殮的西裝、襯衫及鞋襪。
 
整理著父親的衣物,是件令人心酸的事情,不是我如此,後來從美國回來的姊姊,也無法在他房內待上太久。任誰看了他房間內簡陋的陳列,都會傷心落淚。
 
桌、椅都有40年歷史、是當年他結婚成家時買的,所有常穿的衣物,一層一層的掛在釘子上,釘子牢牢釘在牆上。每件衣服都老舊不堪,那些他曾穿了又穿,卻捨不得丟的衣服,幾乎佔據了房內大部份的空間。衣櫥內,卻完全相反,一套套全新的西裝,一動也不動的掛放在那,樣式雖舊,但保護完好,似乎只有重要的場合,他才會偶爾穿一下。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漫遊偶拾 
攝影& 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 : 南橫公路摩天旗杆上的金面鷲(2006/09/30)


台灣自然作家劉克襄,在「安靜的游蕩」一書自序中寫到「星期二的早上,留給自己,背著各種相機和畫本;先穿梭在市區的人群中;然後逐漸遠離.....再蹣跚地回來。約莫走了三、四年後,一個心靈和體力錘鍊的場域逐漸形成,我也像中了毒癮般,唯有仰仗這樣的進入,方能釋放自己。」
 
我因人生際遇,離開職場,在家專心做個浪盪子。經常在全世界人最忙碌的大白天,悠閒的晃盪於這個都市之中。雖不能像劉克襄般寫出如此深刻的文字,但讀到這段心境的描述,卻能完全體會那所謂「毒癮」的威力。
 
這種彷彿背包客般的城市漫遊,卻在自我原鄉的城市和鄉間晃盪,純然擁抱自由的靈魂,不用花錢,不用遠走。那是無法以,找個Villa,渡個小假,來比擬的心靈之旅。
 
這樣的晃盪,閒散的不得了。卻也感受到時間無比的珍貴。一句老話,時間就是金錢。的確,選擇金錢就無法選擇時間。
 
早晨上班的人車匆忙而過,我無所事事的呆坐在101大樓前的小公園,與冬日的太陽邂逅。對人來人往的周遭,已無心再觀察,心中亦無不耐。或許,心無掛礙。才能得到這種隨遇而安的輕鬆。
 
濛濛晨光裡,遠方黛綠色的山影,如巨人矗立前方。多年來,我從巨人腳下匆匆而過,不曾抬頭,不曾駐足,完全無視周遭景物,只顧活在自我建構的城堡之中。如今,輕鬆在此看山,體驗一天中,不同時光之下,山影的變化。我和這個世界間,因為「停下來」,因為「相望」而產生了連結與情感。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