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文字: William Wang 
地點:20130825 信義好丘假日人物速寫

人體素描已畫近四個月,算起來一星期六小時,也等於俢了六學分,街頭速寫不再像過往般看到人物想畫又懼怕。
 
捷運稱為速寫者天堂,雖姿態種類不多,但總能抓到幾隻完全不動作的低頭族和嗜睡族。
 
忘了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到西門站速寫,但心中總有個念頭是清晰的。希望能在年華逝去之前,得到一種能力。僅用一隻筆,即繪出青春的身影。竊笑,將近天命之年,恍然間悟出肉體之美,總以為靈魂較肉體崇高,且一直奉為圭臬的我,如今總算不惑了。
 
上帝造人前先造了光明、黑暗、天地、日月、蟲魚、走獸,到第六日才以自己的形象造人。唯有造人的部份聖經提到是「照著自己的形像」,「人」是上帝的複製品,也是祂最完美的一個傑作,並讓人來管理祂在地上所造的一切。
 
歌德筆下的「浮士德」,一生關在象牙塔頂端鑽研學術的老人,直到死前才悟出青春和愛情的美好,他以靈魂和梅菲斯交換,並招喚希臘神話中永恆之美的「海倫」成為他的妻子,但最後,海倫因失去兒子,過度傷心離他而去。當他經歷這一切破滅後,才看清生命和理想的虛幻無常,均非人所能掌控。
 
畫出眼下人物,不僅能證明上帝曾付予我非凡能力,也滿足內心不同程度戀物癖好。既不用像浮士德般以生命靈魂來交換,又悄悄複製了上帝的傑作,如同上帝造人般的經歷和體會,實在是繪畫上一大精神滿足。
 
坦白地說,夏季年輕的身影不外乎是,熱褲、夾腳拖、帆布鞋、草帽、吊帶小可愛,穿著總有一定規律,趕上了一波還有下一波,但無瑕的身影卻展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覽無遺。
 
從西門回市府站途中,同站上車一對小男女,像是剛考完聯考,男的顴骨和鼻樑已褪脫少男稚氣,略帶英挺的鼻根和眉弓,看出未來將會是個帥氣挺拔的美男子;女子長腿熱褲,腳上踮著帆布鞋,一雙長腿和纖細的腰身,曲線玲瓏有緻,己察覺不出小女孩稚嫩的豐腴,正當女孩轉化為女人的進行式之中。
 
我眼下,他們的一顰一笑和肢體語言,都充滿著愛戀和暗示,在我心中,一目了然。 但她們彼此卻仍處在一種瞹眛之中,愛情的傲慢和偏見,也戲弄過妳我。我看見當年來不及看見的自己,看見自己也曾是那羞澀的小男生,羞於啟齒心中的愛慕,於是一個勁賣弄著所會的知識,極盡批判那些自以為愚蠢的人事物。
 
女孩不時撩撥著額前的長髮,隻手托腮,汪汪大眼望著滔滔不絕的小男孩,說穿了,彼此都偷偷地掩示了開不了口的表白和禁不起受傷的自尊。
 
我以為遺忘的一乾二淨地那些日子,此時此刻,回想起那個初吻,我仍清楚記得唇齒初嚐的滋味。 我曾融化在那個吻中,隨著一次一次的戀愛、分手。早己不再渴忘那個吻,理智告訴我不要隨便接受那個吻, 當第一次戀愛碰上愛哭愛黏人的女孩後,下一次戀愛時自然有了警覺,深怕誤吻了另一個錯愛的女孩,直到年華老去,愛情不再飛蛾撲火般熱切時。 最終,遺忘了初嚐溫潤雙唇的滋味,也忘了相濡以沫共度世界末日的海誓山盟。
 
 
相關歌曲
 
 

給每一個愛我的人
深深的一個吻
工作太累從日出到黃昏
甚至到凌晨

給每一個傷過我的人
深深的一個吻
你對我總不太認真
太少慰問 甚至太殘忍

我欠了你一個吻
你欠了誰我不敢問
是什麼讓人恍了神
一錯過 就會心有悔恨

你到底欠誰一個吻
是她不是我你從不否認
她沒耐心等 我也沒資格問

給每一個我愛的人
深深的一個吻
別回來太晚 外面的風太冷
別勉強一個人

我欠了你一個吻
你欠了誰我不敢問
是什麼讓人恍了神
一錯過 就會心有悔恨

你到底欠誰一個吻
是她不是我你從不否認
她沒耐心等 我也沒資格問

你到底欠誰一個吻
是她不是我你從不否認
她沒耐心等 我也沒資格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ywan 的頭像
willywan

威廉劇院

willy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